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市场资讯 >> 考古研究

重庆发现真武山悬崖石牛和明代僧人墓葬群

中华古玩网 http://www.gucn.com 发布时间:2010-01-12 来源:中国国家文物网

       


  南岸区真武山悬崖上,神秘石雕牛头即将获得“身份证”:昨日,市文物考古所专家现场查勘后表态,将指派基层文物管理单位,把石牛纳入现在已经启动的重庆市第三次文物普查范畴,即这里将成为文物保护点。
  此前,石牛被修建观景平台的民工割草时发现。它从何而来?当地最年长的老人、街道办事处和南山植物园,均不知石牛任何信息(本报8日7版曾报道)。近几天,闻讯前往探访的市民络绎不绝。
  闹热
  市民结队看石牛
  目前,发现石牛的具体位置仍处紧张施工中,谢绝无关人员进入:观石牛须在脚手架、碎石及满是稀泥的施工区穿行才能到达。昨下午,记者在进施工通道的唯一必经路发现,三五成群的市民不时前来,打探如何靠近石牛。
  “我在黄桷垭住了几十年,还没听说有这样的稀奇事。我去看一下,或许能说出一个一二三来哩。”一名头发花白的老翁对身后的另外3个老人如是说。从他们的装扮看,是周末转山健身的市民。不远处,一辆轿车停在路边,车里人向当地人打听前往石牛的线路。
  “这几天,看石牛的人多得很,还有不少是拄棍棒的老人。”在进施工现场的必经路口,保安劝离正往发现石牛现场赶的市民。
  “我是当地人,说不定能解开石牛秘密。”先前那个头发花白的老翁对保安说。对方解释,出于安全考虑,暂不允许无关人员进入,待观景平台建好后,欢迎大家参观。
  网友
  组织到现场探秘
  对真武山石牛、暂未发现的巨形石牛图同样关注的,还有一家叫江湖探索论坛的网络组织。昨中午至下午,该论坛的14个网友前往真武山及老君洞附近走访探秘“牛”事。
  原来,自本报报道真武山悬崖现石牛的谜团后,论坛中的不少网友关注到这条信息,遂倡议用专业知识揭秘:网友中,除在校大学生外,其他是来自文物考古、政府机关等单位的在职人员。
  昨中午,网友跟施工方交涉,对方出于安全考虑仅允许含考古人员在内的4名网友,前往发现石牛的悬崖。
  对牛头下方那块类似牌匾上的“清”字拍照、仔细观察雕刻牛头的石质……网友探秘一丝不苟。其间,施工方介绍了石牛发现的相关细节。
  考古人员兼网友的一个小伙透露,结合初步了解的状况看,石牛属文物无疑。不过,权威说法有待市文物考古所专家到场查勘才有定论。言毕,他向文物考古专家汇报现场状况。
  小伙称,论坛对真武山石牛、暂未发现的巨形石牛图探秘是有备而来的——替已经启动的重庆市第三次文物普查打前站。
  专家
  石牛可能近百年
  昨下午,市文物考古所专家林必忠闻讯,赶来现场查勘,得出石牛属文物、雄踞悬崖可能已近百年和其产生可能跟道教有关联的结论。
  结论跟这些查勘结果有关。首先,石牛属写实石雕,尤其是牛鼻可互通后形成的穿鼻孔等状况表明,其雕刻技艺系民国时期广泛使用的石雕手法。其次,牛头下刻在类似石匾上的“清”字,传递出道教中“老子一气化三清”、“三清”是道教对其所崇奉的三位最高天神的合称等信息。最后,结合考古学的文字断代法观察,“ 清”字属行书具隶书韵味,可这种文字迄今已风行上千年,因此石牛产生的年代不可能在民国之前。
  林必忠介绍,将立即通知南岸区文物考古单位,对石牛作文物普查后纳入文物点范畴。
  爷爷的爷爷留下美丽传说
  石雕牛头是天牛下凡抗旱
  无独有偶,除已查勘的真武山石雕牛头外,南山街道办事处所辖的行政村中,名称涉“牛”字的9个村中,就有石牛村和放牛村。昨日,记者在当地几经走访了解到跟石雕牛头相关的传说,其说法确跟悬崖上的牛眼遥望两江有关。
  居民高路德讲的传说是他爷爷听老祖宗讲的。传说中,有一年南岸大旱,庄家颗粒无收,受饥饿死者很多。天神用天眼看到这事,向玉皇大帝汇报。天牛受命下凡,除必须把两江水引到土地龟裂的南岸外,还得把农田耕完后才能返回天庭。
  “天牛伸嘴把长江和嘉陵江的水吸起,飞到云上往南岸方向喷。很快,电闪雷鸣不断,暴雨连下三天三夜,农田和一些山沟都装起了水……最先长出地的是青草,绿油油的那种。天牛见草就管不住自己嘴巴,下到地上不要命地吃草。”他说,天牛吃草是因为喷水后又累又饿,哪料贪嘴吃得太多,肚皮越鼓越大。
  吃多了的天牛特别口渴,想跳进长江喝水时,发觉肚皮大得已经走不动了。走不动就不走!天牛这样想着就趴在了南岸,一边欣赏青草和绿树不断长起来的美景,一边有滋有味地嚼着反刍的青草。
  天牛久不回天庭,玉皇大帝很生气,认为天牛贪图享乐且消极怠工,遂惩罚正反刍的天牛化成岩石,即只允许在悬崖上露出一个牛头,牛颈后的身体则变成大山。
  在石牛村走访,数个年老村民都证实有这个传说。
  又有热心读者给本报打来电话
  黄桷垭还有栩栩如生石牛图
  “其实,在黄桷垭广益中学背后的那条山道上,有一处类似突然断裂的崖壁,上面刻着面积三四十平方米、雕刻成大牯牛的图案……这个图跟真武山的那处石雕牛头应该有关联。”昨晨,今年50余岁、沙坪坝区双碑市民刘先生向本报报料:30年前,他陪舅舅顺着山道往真武山方向步行,被那处雕刻得很形象的石牛图惊呆。
  按他回忆,石牛图刻在青石崖壁,牛肚圆鼓鼓、牛头略微往天翘、四肢很健壮……“就是农村耕田那种大水牛,雄壮却一点不凶猛。”
  昨下午,记者在刘先生带领下,顺广益中学背后那条石板铺成的山道前行。刘不时停步观望回忆,不时寻问偶尔经过的路人——30年前的那条山道早已不在。途中,有年老的登山市民能回忆起石牛图相关事宜,强调是转山时偶尔走错路看见的。
  “大概位置是老君洞往真武山途中,啷个去记不太清了。”山道上,自称姓赵、在黄桷垭住了60多年的老翁说,刻石牛图的崖壁隐于靠近山顶的林中,他只记得模糊方位。
  顺山道边步行边打听约2小时,石牛图暂时存在于刘先生和当地个别知情人的回忆中——据说,通往石牛图崖壁几乎没路,就算持工具开路也不一定能及时找到。
  昨日傍晚,受无照明因素影响,寻找石牛图暂时中止。事后,市文物考古所的消息表明,石牛图说法他们很关注,不排除让专业人员助刘寻找的可能。
  挖掘机挖出
  明代僧人“集体墓室”
  本报讯 1月7日下午,挖掘机驾驶员熊世富在九龙坡区西彭镇真五宫村一块荒地上平整土地时,意外挖出一个小型墓葬群。
  前日记者现场看到,市考古所和九龙坡区文管所的工作人员正在对现场进行查勘。这个墓葬群一共有五个墓室,其中三个已经被挖掘机挖出。被挖出的三个墓室有两个墓门已经打开,墓室深约3.6米,露出地表的三个墓室共宽约3米,墓穴外的石梁上刻有四个字,其中三个为“示、寂、禅”,另外一个已经无法分辨。石梁下方刻有“万历十六年”字样。
  据挖掘机驾驶员熊世富说,头天下午,他正开着挖掘机平整土地,突然挖到一大块硬石头,赶紧下车查看,发现被挖到的硬石头下方的泥土已经脱落,三个墓室露了出来。于是,他赶紧叫来村里略懂雕刻和古玩的石匠张光泽一探究竟。
  “我看雕工和年号是明朝的。”张光泽说,墓葬上刻有“万历十六年”,说明这是明朝万历年间的墓葬。那么,这墓葬到底是不是明朝的呢?又是什么人的墓,为什么会葬在这里呢?
  “初步估计是僧人墓。”经过初步勘测,九龙坡区文管所所长袁文革证实墓葬确为明代,距今400多年。袁文革说,墓葬群的上方曾经有一个占地约6000平方米,名为“真五宫”的寺庙,再结合石梁上的“示、寂、禅”刻字分析,这可能是一个僧人的“集体墓室”,有一定的价值。
  重庆考古所一位姓吴的工作人员表示,在重庆,有文字记载的明代墓葬非常少,这座小型墓葬群对于研究明代重庆宗教、文化、艺术等各方面都有一定价值。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添加表情
用户名: 密码:  
[回复提交前请先查看注意事项]
服务热线:4006-237-688  E-mail:webmaster@gucn.com  点击这里与本网交易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3 gucn.com 版权所有
沪B2-20130089   
本网法律顾问
310100103437
页面执行时间:0.293秒
2020/9/20 9:3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