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市场资讯 >> 市场行情

西方史籍中的神秘瓷国

中华古玩网 http://www.gucn.com 发布时间:2019-05-17 来源:《收藏杂志》

摘要:一首曾在18世纪初风靡欧洲的法国小诗,表达了那时欧洲人对中国瓷器的迷恋:去找那种瓷器吧,它那美丽在吸引我,在诱惑我。它来自一个新的世界,我们不可能看到更美的东西了。它是多么迷人,多么精美!它是中国的产品。17~18世纪这段期间,中国瓷器在欧洲人的心中自是无可比拟的。然而16世纪之前,中国瓷器却没有这…

一首曾在18世纪初风靡欧洲的法国小诗,表达了那时欧洲人对中国瓷器的迷恋:

去找那种瓷器吧,

它那美丽在吸引我,在诱惑我。

它来自一个新的世界,

我们不可能看到更美的东西了。

它是多么迷人,多么精美!

它是中国的产品。

17~18世纪这段期间,中国瓷器在欧洲人的心中自是无可比拟的。然而16世纪之前,中国瓷器却没有这样的地位,唐宋时通过海上瓷路,中国瓷器远销海外,从东南亚到波斯湾,乃至北非的福斯塔特等地,都能见到中国瓷器的身影,但此时在欧洲市场,几乎是一片空白。欧洲关于中国瓷器的最早记录晚到13世纪,在著名的《马可·波罗游记(Ramusio本)》中,才有对中国瓷器及其制作流程的只言片语:

“抵于刺桐港之河流甚宽大,流甚急,为行在(杭州)以来可以航行之一支流。其与主流分流处,泉州城(Tingiu)在焉,此城除制造磁质之碗盘外,别无他事足述。制磁之法,先在石矿取一种土,暴之风雨太阳之下三四十年。其土在此时间中成为细土,然后可以造上述器皿,上加以色,随意所欲,旋置窑中烧之。先人积土,只有子侄可用,此城之中磁市甚多,物搦齐亚钱一枚,不难购取八盘。”

当今学界普遍认为,这里的“Tingiu”是泉州城的对音。

lSU6Y7XEtijScc4XB9PjABRecWJitKedihzlovBU.jpeg

14世纪来往于中国与其他国家瓷运航道间的货船

宋代的福建大量生产瓷器,泉州又是著名的对外贸易港口,诸如景德镇、龙泉等地的瓷器也都集中在此处远销海外。马可·波罗在此提到用一种瓷土制作瓷器,这与元代早期制瓷工艺相符,但其对瓷土陈腐的理解显然有误,烧造瓷器未必要将瓷土陈化长达30~40年之久。不过在13世纪的欧洲,这段关于瓷器烧造的记录显得尤为珍贵,毕竟在当时,大多数欧洲人对瓷器尚无概念,更别提如何制作了。

马可·波罗这段关于瓷器的记录,引起了欧洲社会的强烈兴趣与好奇。16世纪时,意大利佛罗伦萨在美帝奇家族的弗朗切斯科一世大公支持下,通过阅读这段流程烧造出一种仿中国瓷器并施白色半透明釉的釉陶,名为美第奇瓷器(Medici),甚是粗糙,只可称得上是实验品。流传到现在,目前能确定的美第奇瓷器大约有49件,多数收藏在欧美博物馆中。

CpAw6AHFwxCsXubI9ITTwIQMsd7SZ2OXZZyS2TXv.jpeg

美第奇软瓷罐 1568年制 意大利那不勒斯马提纳公爵博物馆藏

马可·波罗身后,又有不少西方人因为走私贸易或传教的缘故来到中国,其中不乏对中国瓷器及景德镇的记录。从东方传来的只言片语,让几乎所有欧洲人都对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抱以极大的兴趣,但在16世纪之前,欧洲人对中国乃至瓷器的认知多来自于想象。

vf9s8Jnwo6haKtoxvqB1PsAEjkjyGjNCjbRspRFz.jpeg

亚伯拉罕·克莱斯克斯绘制的《加泰罗尼亚地图》(局部) 1375年 兽皮纸彩绘 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藏

中世纪地图《加泰罗尼亚地图集》是从欧洲人的视角出发,描绘了从地中海到中国东海的区域,将包括中国在内的东方世界描绘成一个五彩斑斓、引人遐思的奇景。

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曾在1508年发出一道指令:

“要弄清中国人的情况。他们来自哪里?距离有多远?到马六甲贸易间隔时间有多长?携带什么商品?每年来往商船的数目和船的规模如何?是否在当年返回?他们在马六甲或者其他什么地方是否设有商馆和公司?他们是否富有?性格怎么样?有没有武器和大炮?”

国王这一连串发问,表现出当时欧洲普遍急迫想要了解中国的情况,亦反映出他们对中国的一无所知。

到16世纪始,葡萄牙率先与中国进行直接性的瓷器贸易往来,当时里斯本甚至拥有数家专营各式质优的中国瓷器的商店,在一份1620年的文档中,还记录着有17家中国瓷器商店运来大量瓷器,不少船只载运2000~3000套,每套20件。尽管当时的欧洲市场已有数量可观的中国瓷器,但因为早期葡萄牙所实行的垄断政策,包括对葡中航线信息的保密,甚至有意扩散虚假的亚洲资讯,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欧洲人对中国瓷器的了解。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有越来越多的欧洲人在中国亲眼目睹了有关瓷器的信息,他们将这些资讯带回欧洲,在欧洲引起了轰动。

Jd8q6LYskTbNz0TL2AfiJD4qpaRlYqDasYBn7oj1.jpeg

【清道光】青花绘“御窑厂图”瓷板(局部) 首都博物馆藏

譬如葡萄牙人盖略特·伯来拉(Galiote Periera),曾在中国沿海一带进行商业活动,适逢嘉靖海禁,他于1549年在福建沿海被俘,流放广西,途中曾经过江西,逃脱后他将自己的种种所见写在《中国报道》(Albumas Coisas Sabidas Da China)一书中:

“江西,首府也叫这个名字,省内自浮梁以上产上好瓷器,而自浮梁以下其他地方,所有中国城镇都不生产,因为这座江西的城靠近宁波,葡人却不知道它,他们发现宁波售卖大量细瓷,起初还认为那是宁波制造的,但是最后他们才知道江西比泉州和广州位置更近宁波,是宁波大量细瓷的来源……我们过了福建,便进入江西省,那儿产精瓷,前面已提到。我们到达一个城市,建在另一边的山脚下,一条可航的河流穿过它。我们在那里发船,沿河而下。我们看见河两岸很多城镇村落,途中我们上岸购买食物及其他必需用品,我们还看见大批商货,主要是瓷器,这是我们被俘以来看到最多的了。”

伯来拉在中国亲眼见到作为商货的瓷器,并且他还强调这是其在中国见过最多的东西。通过他的记录,我们得知葡萄牙人曾把在当时也是一大港口的宁波,当作这些精细瓷器的产地,伯来拉还断言,浮梁县烧造的精细瓷器是全中国其他城市所无法替代的。这个结论,与成书于17世纪之中国古代科技名著《天工开物》中所说的相同,“合并数郡,不敌江西饶郡产……若夫中华四裔驰名,猎取者皆饶郡浮梁景德镇之产也。”足见16~17世纪景德镇高度发达的瓷业生产是中西方所共有的认知。

6FRWCy3AGbYgJsj8Fq62eAgv178XbDTPldjL0onb.jpeg

【明】宋应星著《天工开物》(崇祯十年涂绍煃刊本)中关于景德镇瓷业的介绍

另外一位在其之后,曾在广州传教的葡萄牙人加斯帕·达·克路士(Gaspar da Cruz)对瓷器的记录更加详细。他在其著于16世纪晚期出版的《中国志》(Tratado das Coisas da China)中这样写到:

“尽管整个中国和整个印度使用的瓷器都是用普通粘土制成,但是,瓷器有极粗的,也有极细的;有的瓷器公开售卖是非法的,因为只许官员使用,那是红色和绿色的,涂金的及黄色的。这类瓷器仅少量偷偷出售。没有到过中国的葡萄牙人对这种瓷器生产的地方及制作的材料,有许多看法,有的说原料是蚝壳,有的说是腐坏很久的粪便,那是他们不知实情,因此我认为最好在这里根据目击者所述情况,谈谈制作它的材料。瓷器的原料是一种白色的和柔嫩的石头,有的是不那么细的红色;或者不如说那是一种硬粘土,经过很好的打磨,放入水槽(水槽也用砂石制成,有的用胶泥,十分干净),在水里搅拌后,上层的浆便制成细瓷,下面的制成粗瓷:渣滓制成最粗最贱的,供中国穷人使用。他们先用这种粘土制成瓷器,又如陶工之制作器皿;做好后放在太阳下晾干,干后他们随意上淡青色,据我们所见那是十分清淡的。这些图案干后再上釉,然后带釉烘烤。”

他将中国瓷器粗略分为三种:一种是成本较低且售价低廉的粗瓷,消费群体多为穷人;一种则是用料精细的细瓷;还有一种比较特别,是民间禁止售卖的特殊瓷器,他总结这类瓷器的特征是“红色和绿色的,涂金的及黄色的”。这与《明史》中有关“禁私造黄、紫、红、绿、青、蓝……诸瓷器,违者罪死”的记载相吻合。

eSUoL9u4w5VIDvvS801bq93Ju3PgszHzPRxrHzme.jpeg

【清康熙】黄地青花五彩双龙戏珠纹盘  口径13.9cm 2017年度佳趣雅集特展《雄奇昳丽——17世纪青花与五彩瓷特展》展品

Kf15z6XTtQmGr8RUr855DSNxIc68Gk5sK5kBh2Lf.jpeg

【清康熙】矾红彩加金“龙凤呈祥”纹琵琶尊 高41cm 2017年度佳趣雅集特展《雄奇昳丽——17世纪青花与五彩瓷特展》展品

有意思的是,克路士提到民间存在偷偷买卖禁瓷的情况,这也说明了晚明时期中央王朝渐渐失去权威,瓷器在使用品级的规制上有所松懈,并且证明了此时中国的商品经济市场正繁荣发展。

关于瓷器制作,克路士强调乃“根据目击者所述”,一手材料可信度似不容质疑,从取材到成形再到上彩挂釉,最后入窑烧造,事实描述也与景德镇瓷器真实的制作情况大体相同。

5xI1zY3erOpuX9zGiAJv5htuW2ynoMkymdpfzohO.jpeg

【明】宋应星著《天工开物》(崇祯十年涂绍煃刊本)插图

克路士强调这一点的原因,在于当时的欧洲人对中国瓷器有着太多的误解,虽然16世纪中国瓷器已通过海上进入了欧洲市场,但未全面普及,往往因为价格高昂被当作珍品。

难怪当时一位名叫皮埃尔·贝隆的法国博物学家这样抱怨到:

“这些人承担着如此远距离的航程,在异国他乡却为了个人的目的去寻找仅能满足他们私例的物件,而不是花费时间去观察那些他们不懂的东西。这就是商人的作风,无论多么频繁的往来于印度与新大陆和欧洲之间,他们仅关心可以获得经济利益的商品。”

以上种种原因导致至迟在16世纪晚期,大多数欧洲人仍对中国瓷器存在误解。甚至在当时进口中国瓷器最多的葡萄牙人,亦说不清其原料与工艺,例如曾随麦哲伦环游世界,并分享那位大航海家于色布岛惨死的里斯本人杜阿特·巴波萨(Duarte Barbosa)用葡文写了一份旅行亚洲的报告,称中国人用海贝壳制作陶器,把它磨碎然后放在地里提炼,一放就是100年。又如16世纪晚期的意大利作家潘奇洛李(Guido Panciroloi,1522-1599)也认为中国瓷器的成份包含了破碎的贝壳、蛋壳以及石膏。

说明在欧洲,关于瓷器由贝壳制作,而且必须埋地百年然后才能坚硬的故事曾广而流传,此时传教士克路士著《中国志》一书辨本清源,对中国瓷器的烧造作出了翔实的记录,堪称欧洲人对中国瓷器认知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另一位为中国瓷器澄清真相的是西班牙人儒安·贡查列斯·德·门多萨于1585年在罗马首次出版的《中华大帝国史》(Historia de Lsa Cosas mas Noto-bles Ritos y Costumbres del Gran Reyno de la China)。这是一部在当时关于中国的百科全书式著作,原标题为“大中国著名事物、典仪和风俗的历史,据同一中国书籍所载,以及据到过上述国家所属省份的教士和其他人的记述”,后世普遍用其简称——《中华大帝国史》。

i5txVS4uuurci3zLShSl9c7N9YlS7dTSfCzPdkmx.jpeg

​《中华大帝国史》中译本

此书一经问世便风靡欧洲,先后出现了拉丁文、意大利以及英、法、德葡等译本,总共30多个版本,毫不夸张的说,在17世纪几乎受过良好教育的人都读过这本书,包括像培根、蒙田、孟德斯鸠这样的大家,都从这本书中获得有关中国的知识。然而写出这部影响力巨大,堪称18世纪前关于中国之权威著作的门多萨本人却从未到过中国,这位受过良好教育并才华横溢的西班牙传教士曾在1581年有过一次失败的赴华经历,之后他通过搜集资料,还得到过其他到过中国的欧洲人的帮助,最终完成这部极具可读性的经典著作。他这样描述中国瓷器:

“有商店摆满各种陶器,红的、绿的、黄的和镀金的,便宜到四个里亚尔钱币可买五十件。他们把坚硬的泥土粉碎,碾磨它,放进用石灰和石头制成的水池中,在水里充分搅拌后,上层的浆他们用来制作精细的陶器,越往下的则越粗的质料。他们制作陶器的样式和形状,和在这儿制的一样,然后他们把它涂色,着上他们喜欢的颜色,那永远不褪色,接着把它放进窑里烧。这是有人看到,是真是的,而杜阿多·班波萨在一本用意大利文出版的书中说,他们用海螺制成陶器,把它磨碎,放在地里提炼,一放就是一百年;他还照这个意思谈到其他很多事物。但如那是正确的,那么他们就不能制作在该国生产的那样大量的陶器,而且还运到葡萄牙,输往秘鲁和新西班牙及世界其他地区。这充分证明上述的话。中国人也同意这是真的。最精制的从不输到国外,因为它是供国王和他的官员使用,并且是那样精美和昂贵,看来像是精致完美的水晶球。在江西省生产的是最好最细的。”

门多萨这段对中国瓷器制作的理解显然承袭自克路士的《中国志》。他还把克路士所说中国黑市偷偷贩卖的部分官窑当成中国商铺普遍存在的现象,这明显不符合实情,但他也指出中国最精致的瓷器从不出口,只供上用。同时他还对欧洲广为流传的谣言进行了驳斥——如果瓷器真需要在地底下提炼百年,那么中国人怎么可能生产出如此大量的瓷器且日复一日远销海外?

本文根据北京/黄松涛《异域之眼:17世纪西方人眼中的景德镇瓷业》一文编辑整理,原文刊载于《收藏》2018年07月刊

相关文章
 正在加载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添加表情
用户名: 密码:  
[回复提交前请先查看注意事项]
服务热线:4006-237-688  E-mail:webmaster@gucn.com  点击这里与本网交易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3 gucn.com 版权所有
沪B2-20130089   
本网法律顾问
310100103437
页面执行时间:0.471秒
2019/9/22 1: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