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展会展览>>当前展览>>绘画的新前沿 THE NEW FRONTIERS OF PAINTING
绘画的新前沿 THE NEW FRONTIERS OF PAINTING
《绘画的新前沿》是意大利第一次大规模的以当代具象绘画的新潮流为中心的国际展览。策展人德沐指出“现在的艺术界里,具象绘画所扮演的角色至关重要,并且就表达时代精神而言它不低于其他的表现形式。但是今日大型的展览往往会缩小具象绘画的范围,导致少数的具象绘画总是在多语言和多媒体的环境中被观众忽略”。 

参加本次展览的作品有许多大画幅,大部分是1960后出生的画家近几年来的新作,他们来自世界各地。除了突出绘画在国际艺术界创新担任的重要地位之外,展览也成为思考当代艺术状态的场合。 

这次展览的画册由Skira出版社出版,除了策展人的文章和参展作品的图片以外,还包括解读艺术家和作品的理论文章。文章的作者包括:Maria Cannarella (竹海), Pia Capelli, Elena Di Raddo, Alessandra Klimciuk, Tone Lyngstad Nyaas, Gianni Mercurio, Rischa Paterlini, Giulia Pra Floriani (朱馨芽), Lorenzo Respi, Sabina Spada, Luigi Spagnol, Alberto Zanchetta 和 Giacomo Zaza. 


作品介绍: 

岳敏君 

《破碎的梦花园》 

八十年代末期开始,岳敏君以愚蠢和夸张的笑容作为自己绘画的主题。大嘴巴的黑色大坑体现了艺术家对一个很难接受的社会状况的讽刺。2007年,岳敏君进行了一系列以汉字形式建造的迷宫为主题的创作。迷宫的墙壁隐藏着现代历史的名称和关键词,并且墙和墙之间包含着中国古代史、哲学思想、古代文学以及文革的形象和符号。在这个意义上,岳敏君意识到在现代和传统不断在震荡的中国现实,存在许多西方思想与中国儒道佛思想的碰撞引发出来的强烈的对比和矛盾。 

岳敏君的迷宫吸收了中国传统中有很强象征性的元素,如冥想的道家圣人、被水蚀成雕塑的怪型岩石、错综复杂的松树、花卉和蔬菜。这些不同的元素安排在迷宫中来完成构图,构成墙壁之间的装饰。除此之外,岳敏君的灵魂来自中国传统艺术中的书法:跟书法一样,在他的作品当中文字变成有形式感的图像。其作品中,他把中国水墨画的方法和造型跟西方的材料融合起来了:他选择再把宣纸和毛笔换成油画和画布。 

《破碎的梦想花园》于2015年开始创造,2017年修改过。其主题的启发来自中国美术史上的宋代山水画。画家观察宋代的山水画,把溪流、渔夫、理想化的人物作为画中的主角,背景被山填满。画面中,空间的概念不同于文艺复兴的透视规则,而从不同的观点同时表达空间的整体。艺术家在画面的第二层涂料纳入眼睛、猴子、马、熊猫、兔子、水果。这个“第二个层面”让人回想嗜睡或冥想的阶段,这里思想是分层的,混乱的,所以也存在创新的可能性。 

李松松 

《遛狗》 

李松松故意使用不易描绘细节的大刷子,从而传递出不确定的感觉,为观众的自由解读留下了一定的空间。他的画由多个面板组成,最后用螺丝钉合在一起。尽管面板和面板之间画笔的色调、厚度和方向会有变化,但组成的构图的和谐不会受到影响。 

从技术的角度来看,李松松显然已经完全脱离了在中央美术学院学的俄罗现实主义,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他选择历史照片为主题仍然与这个传统保持一致性。李松松再现书和报纸上的知名历史政治人物的照片,该人物仍然活在人民的记忆中。他也临摹当代场景的照片,总是修改构图并且缩小细节的重要性。 

这些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主题是思考权力在人生活的各个方面产生怎么样的影响;尽管在这方面,中国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有一些改善,但2000年之后的人民仍然受到严格管理的限制。绘画的主题不仅限于中国的问题,还面临着与全球权力监控和腐败有关的主题。李松松将政治人物的日常生活分享给观众,把人民与决策权当局之间的隔膜消失,把人群再次聚集在一起,并使得公众反思画中的人物不过是跟他一样的普通人罢了。画面突出强调画中的主角与我们的共同点和差异。被画着的人跟我们一样,是使用不同颜色的砖块建起来的,突出了人的复杂性,以及解释我们的经验如何影响我们的个性。 

《遛狗》的画面表达希特勒在奥地利的度假小木屋附近休闲的一天里同一个朋友步行遛狗。这件作品由两个小面板组成,从整体环境的再现看,主题重点在于两个角色的步行。艺术家专注于人本身,质疑将军与士兵,独裁者和他所控制的人民之间的分界线在何地。李松松通过描绘遛狗的平凡行为,在二十世纪最激烈的杀手和跟随他的普通人之间建立了一种联系。那个普通人代表我们每一个人。《遛狗》提出忘记历史会导致希特勒重新到来的危险。 

刘晓东 

《时间》 

刘晓东描绘的是日常生活的场景。其中的人都是艺术家本人决定的,先跟他们待一段时间,慢慢学会认识他们,并理解到怎么样用记实风格的绘画在画布上再现他们。他喜欢在户外画画,从现实当中直接获得他需要的信息,受到中国80年代所接受的苏联式的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艺术概念的影响。普通男人和女人的形式用简洁风格在画布上面勾勒出来,把老百姓提升为历史事件和社会斗争的象征和代表。因此,作品将历史拉回集体运动的主流上面,同时画面把适合它们的肃穆气氛归还给那些历史书上一般看不到的地方。 

最近三十年,刘晓东的兴趣点在于中国和东亚地区现当代历史社会和政治问题。由于资本主义经济的到来,但是作为资本主义基础的思想没有完全被接受,所以该地区被严重的矛盾挤压在所谓的现代和传统之间。 

《时间》纪念的是1980年在韩国发生的光州事件。当时韩国的平民,其中大部分是学生和教师,反抗试图篡夺合法总统崔圭夏的军事领导人金斗焕的军事实力。这是在离光州抗议不远的全南省办公室附近画的,《时间》描绘了四个年轻人坐在草地上。他们坐着,不顾离他们很近的一个尸体。这些年轻人由于年龄比较小,没有机会参加80年代的抗议活动。因此,这幅画提出年轻人如何理解家长过去为了保护自由进行过的斗争,同时也成为集体记忆的隐喻。 

分成20幅方形的画布使得观众能看到一幅和另一幅画之间的脱离。其画幅的分裂模仿一种习惯于不断地散开重新组装的集体记忆。《时间》反思我们的记忆怎么样被时间慢慢地消磨殆尽。同时它提醒年轻一代需要通过历史的观点去阅读当下的现实。 

张洹 

《战斗》 

2006年,张洹第一次创作以香灰为材料的作品。起初,作品不在雕塑的范畴里,而是属于绘画。为了创作这一系列作品,艺术家放弃使用毛笔的绘画技术,直接在布上用香灰和灰色、黑色、白色的各种尺寸的碎片来塑造画面。 

天主教中,灰色这个词象征生命的顷刻存在。四旬斋刚开始时,天主教徒会进行一个称作“灰尘的周三”的仪式,仪式的意义在于做礼拜的人再次提醒自己死亡后总是有一个重生。译作汉语,“灰”同时表达一个物体和与他相关的颜色,即学徒访问佛寺期间作为礼物奉献的神圣物品的遗迹。香灰是佛教徒拜佛后留下来的遗迹汇集。灰本身也成为众佛教徒希望的象征。张洹把上海附近佛寺里普遍被认为是需要扔掉的香灰收起来变成新材料。香灰灰同时作为死亡和重生的象征,这个矛盾是艺术家将重新夺回佛教哲学的关键所在,因为佛教认为诞生与死亡不断地在轮回中交替,一直到人能够获得涅磐涅槃。 

灰烬香灰作品的主要主题集中在40年代到70年代的旧照片中的历史主题,例如大跃进(《大跃进-造河》,2007年)和袁世凯主席政府(《袁大总统》,2010)等。以中国解放军为主题创造的《格斗》(2007)是张洹作为中国人的历史根基,也是他深入思考佛教哲学和在当代中国占主导地位的儒释道思想,以及如何去理解死亡和生命之间的薄层隔膜。 

作者:朱馨芽 Giulia Pra Floriani
展览城市: 米兰
展览时间: 2017-11-16--2018-02-25
展览地点: 意大利米兰 c.so Magenta 61
服务热线:4006-237-688  E-mail:webmaster@gucn.com  点击这里与本网交易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3 gucn.com 版权所有
沪B2-20130089   
本网法律顾问
310100103437
页面执行时间:0.188秒
2017-12-18 16:5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