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展会展览>>展览回顾>>“汲古涵新”乐震文 吕大卫联展
“汲古涵新”乐震文 吕大卫联展
传神自然 释怀人生 

乐震文新创作的花鸟画 

占军 

乐震文以其饱含人文精神和极具创格的山水画风独步当代画坛。偶尔涉笔花鸟,亦清新亮丽,卓尔不凡。近来更深究探研花鸟画新法,颇有心得,遂倾力创作一批糅合山水画法的新花鸟画作品。这些作品将山水和花鸟相结合,跳出传统花鸟画窠臼。背景将近岸远山、泉瀑山石、古木层林、流云雾霭悄无声息地运化入图,飞禽鸣雀、鸥鹭雁鹜优游其中,给人以身临其境的真实感觉。更借鉴其拿手的山水画渲染留白的方式,结合大胆且丰富的赋彩,作品清新明快,有较强的质感,呈现出不同於古人、不同於今人的新花鸟画图式。 

其新,在写生自然之“真”。乐震文极重写生,师法自然,醉心山水。他坚持认为,绘画不是简单的平面设计,更倾向于琢磨气息、空间和对象的融合,每一样东西在画面中不是孤立存在的。这些都要通过“写生”去体会。他常说:“某个风景打动你的时候,把打动你那部分画出来就行。”唐人张彦远《历代名画记》,称“自然者,为上品之上”。乐震文深谙此理,“自然”,即自然而然,不做作,真情无拘束流露之意。遍游名山大川和多年海外游历,画家积累了大量的写生素材,都成为其创作的源泉。看到画家在东瀛旅途中创作的花鸟作品,可谓淋漓尽致地传达出大自然中动植物生态之盎然生意,让人恍若置身于箱根温泉,或徜徉在岚山漫山遍野的红叶林中。 

其新,在立意构图之“新”。乐震文的新花鸟画是通过对自然花鸟形态的真切描绘,表现自然界之无限生趣与生机,进而缘物寄情,托物言志。传达自我之情感、气质、学养等主观精神。他尝言道:“我追求的就是画任何一幅画,都要有画外之意,内心之言。”他强调以意为之的主导作用,从敏锐的观察中酝酿意境,下笔时才能充满自信,画面奔涌出生动自然之气。在他的新花鸟作品中可以看出:形色丰富而场面宏大,构图突出主体,讲求布局中的虚实对比与顾盼呼应;注重透视关係,强调远近层次;焦点透视和散点透视的结合运用,使画面既符合视觉感受,又能不受时空的局限,自由地表达理想中的形象。如《秋意正浓时》,巨石占据画面前景大部,前后大片红叶层层叠加,起到平衡画面的作用,充分利用透视关係,留白而成的山涧流泉隐于红叶之後,若隐若现。这样的处理,使画面通澈透亮、层次分明、意境深远,更加引人入胜。 

其新,在赋彩明丽之“雅”。色彩作为中国画重要的组成部分,甚而以两种颜色“丹青”来命名国画。南齐谢赫在《古画品录》中提出“随类赋彩”的理论,总结出中国画特有的设色规律和原则。唐、宋时绘画多用重色,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记载,当时国画颜料达七十二种之多。而宋以后,水墨写意之风大盛,色彩于画面中逐渐式微。在对中西绘画理论研索和外师造化的过程中,乐震文在色彩的运用上做了大胆的创新和发展。在他新创作的花鸟画中,大面积使用藤黄、绛紫、朱砂、曙红、花青、翠绿等色,作为画面的主基调。充分运用色彩明暗、冷热色调表现物象,注重画面中光影色彩的变幻。画面色彩饱和度强,绚丽华美,雄浑厚重,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塞尚说过“对于画家来说,只有色彩是真实的”。虽然借鉴了西画用色技法,但乐震文画作中的色彩依然是典雅、含蓄的传统审美情趣。观赏《霜桕晴晖》《妙鸟息庭柯》等,能感知到色彩使万物变得富有勃勃生机。 

其新,在渲染意境之“幽”。乐震文在新花鸟画创作中,追寻“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独特意境。他抛开单一线条的束缚,注重水、墨、色在纸张上的交融变化,特别善于对画面做大片而又细腻的烘染。用色烘托物象,分出阴阳向背,突出画面质感和立体感,营造出迷濛的、具有丰富层次的画面效果。这样的处理手法,再加画面中留白形成云雾的流动感,映衬出画中禽鸟的飞、鸣、游、憩之态,画面仿佛不再是静止的,而幻化为动态的自然之景。正是借助这种技法的娴熟运用,让他“天人合一,心有万象,意心中之情物”。他以咫尺之图,写四时之景,南北东西,宛尔眼前,雨雾霜雪,生於笔端。他的花鸟画充满感情,更富有诗意。《重緌饮清露》用光影变化的渲染,营造梦幻神秘的气氛,画中的白鹭宛若仙子,给人以圣洁之感。 

传统哲学对自然和人生的感悟认知深刻影响着中国绘画,文人画讲究个人文化心理修行决定艺术成就。乐震文的画和他人一样,低调、沉静而又胸罗万象。已过耳顺之年的他,看淡名利,当人们还津津乐道於他为玉佛寺捐赠逾百尺巨幛作品的善举时,他却看作随缘了去,早已在艺术探索的道路上戮力前行了。他说:“现归心艺事,庆幸未至耄耋,正是可将人生经历,随着所学之弱技,无碍无忌吐露胸怀。”也正因如此,我们纔能看到他这批饱含情感的花鸟画新作。面对这些作品,观者可以慢慢品味画家的创作心境。或可透过画图,观照自心,忘却城市的喧嚣,抛开俗事的纷扰,静听流水涓涓、鸟鸣啁啁。 

丹青溢彩 琳琅大观 

吕大卫的清供博古画 

占军 

吕大卫擅画工笔花鸟,他深研历代花鸟画精髓,汲取众家所长,形成自己特有的绘画风格。曾在沪上举办“雅量高致”个展,引起美术界广泛关注。其画作以刻画精细入微、设色清丽妍雅著称,画面富有生趣,明洁怡人。吕大卫并未规步於已有的成绩,而是努力钻研花鸟画更多的表现技法,不断拓展新的创作题材,力求达一新境界、新高度。他近年来探索将其工笔花鸟画风融入清供博古画的创作中。作品选材新颖丰富,画面布置疏朗雅致,敷彩着色豔丽沉静,线条笔法轻灵飘逸,给人耳目一新之感。 

“清供”是指各类盆景、尊鼎彝器、古瓷珍玩、奇石异卉、时令水果等陈设装饰物品。中国传统文人喜其清雅韵致,置於厅堂或书斋几案,托物寄情,增添生活趣味,也表达自己的审美喜好和品位。晚明张岱《陶庵梦忆》:“图书四壁,充栋连床,鼎彝尊罍,不移而具。余于左设石床竹几,帷之纱幕,以障蚊虻,绿暗侵纱,照面成碧。”体现明代文人营造书房雅室和对器物陈设高超的审美水平。“博古图”,典出于汉张衡《西京赋》之“雅好博古”一语,乃谓博通古代器物。北宋赵佶曾嘱撰《宣和博古图》二十卷。后世对印拓或摹绘钟鼎等古器物的画统称“博古图”,寓有博古通今、崇尚儒雅之意。博古图在宋代极为繁盛,明清两朝也有众多的清供博古画流传至今,清末黄士陵、民国孔小瑜更专擅此道,允称圣手。吕大卫在借鉴前人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特长,独创一种清供博古画新风格,推动了这一传统画种在当代的发展。 

吕大卫创作的清供博古画,略去了传统画法中繁缛的场景设置,仅保留器物或插花等所要表现的物象主体。构图布局极具巧思,严格遵照各种器物比例和透视关係,按一定主题排布组合。各式钟鼎彝器、瓷玉珍玩搭配错落有致,穿插点缀佛手、香橼、核桃、石榴、老菱、莲房、莲藕、百合、枇杷、柿子等物,画面轻重疏密合理适宜,主题更加突出。 

得益于画家自幼紥实的工笔画功底和曾经接受西画素描色彩训练,使他对器物的描摹极为精准写实。若三代鼎彝的古朴庄重、五大名窑的雅致内敛、景泰蓝的富丽华美、青花瓷器的靛蓝幽远、胭脂红的高贵妍雅,在其笔端悄然流露。《古意》手卷,以宋官、龙泉尊瓶及青花抱月瓶、胭脂红摇铃尊入画,配以古铜尊、爵,其间缀以夏令时果及如意一柄,画面简洁疏朗,色彩清新自然,笔法写实精準。 

结合秀丽的花鸟画风,其创作的清供博古画中,折枝花卉笔致娟雅,赋色清丽,与古瓶尊盘浑然一体。将梅兰竹菊的高洁坚贞、牡丹的雍容富贵、荷花的出尘脱俗,表现得淋漓尽致。《富贵如意》描绘青铜古瓶蓄盛放牡丹两茎,梨、桃、佛手等散布其下;精心描绘算盘一具,木纹宛然;古书、如意、笔、砚分置其间,寓有“如意盘算”之意。添加几片飘落的花瓣和两只秋虫,让画面更显灵动,可见画家之匠心独运。 

吕大卫在创作中注重笔墨色彩在不同材质上的运用,他常用一种特製金笺,这种纸不宜反复皴擦,对笔墨技巧要求极高。他的作品多一气呵成,落笔果断。线条细劲流畅,色彩妍丽清雅。在金地的映衬下,画面更显富丽典雅之致。《青花雅韵》以金笺作画,绘青花瓷瓶四隻,分别插以折枝牡丹、荷花、红果和梅花,以象四季不同;各色应季蔬果纷呈,描摹工致细丽。所绘青花瓷极显典雅尊贵,四季花果豔丽如新,给人以富贵宁静、清雅脱俗之感。 

吕大卫的清供博古画富有创新,他将生活中常见的物品巧妙和谐地引入画面,茶香道具、文房笔墨、菜肴佳品、鸣虫斗具、节令食物皆入画本。画面中出现的普洱茶饼、茅台酒瓶、腌笃鲜等极富时代气息。《虫趣》手卷,刻画赏虫十餘种,配以各种蝈蝈笼、黄蛉盒、蟋蟀罐、罩网、过笼等养虫用具;间以南瓜、癞瓜等果品,有小虫攀援其间,似寻香而至。各种昆虫描绘写实具象,姿态各异,栩栩如生,趣味十足。 

吕大卫的清供博古画将众多元素融合於尺幅之中,丰富多彩却又丝毫不显得杂乱,主次分明、浑然一体。将“富贵寿考”“吉祥长盛”的美好愿望寓于图画中,把“岁朝清供”“鉴古思远”的儒雅情趣自然融入,有着浓厚的文人趣味。展现出富有时代特色的生活场景和审美趣味,将清供博古画引入了更为自然清新的优美境界。
展览城市: 上海
展览时间: 2018-10-19--2018-10-29
展会主办单位: 上海锦海轩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展览地点: 南京东路422号
服务热线:4006-237-688  E-mail:webmaster@gucn.com  点击这里与本网交易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3 gucn.com 版权所有
沪B2-20130089   
本网法律顾问
310100103437
页面执行时间:0.188秒
2018-11-20 15:3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