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展会展览>>展览回顾>>初见:费利斯·比托世界最早的东亚影像记录
初见:费利斯·比托世界最早的东亚影像记录
今年9月,由「上海宝龙美术馆」与「谢子龙影像艺术馆」联合主办,王溪担任策展人,于此中国70周年之际,恰巧也正是谢子龙影像艺术馆两周年馆庆之际,携其艺术馆开馆之作——《初见:费利斯·比托,世界最早的东亚影像记录》,来到上海开启一场有关“1860年前后东亚影像图鉴”的展览,让更多观众感受时光的影像艺术,感受谢子龙影像艺术馆馆藏作品的巨大魅力! 

这一次,展出作品规模更大,不仅展出中国香港与北京的影像,还展出了当时的日本、朝鲜等等东亚地区的影象,厚重的历史与城市光影构建成一整个——《初见:费利斯·比托,世界最早的东亚影像记录》 

你见过关于中国最早的影像照片是什么? 

1860年代的北京、香港、日本、朝鲜,被战争的炮火渲染过的天空和土地,是什么样子的? 

在摄影术被发明出来之前,人们只能通过文学作品、雕塑、画作去了解历史面貌。但在1839年,法国人达盖尔宣布了摄影术这项重大发明,从此就有了历史真相最真实的记录方式——照片。 

而摄影机被带上战场,它又被赋予了更为沉重的责任和意义——从那之后,每一场人类历史上的重大战役,都在摄影机所到之处,无所遁形。 

19世纪最伟大的摄影师之一——费利斯·比托 

费利斯·比托,19世纪维多利亚时期最伟大的摄影师之一,更是唯一一位系统记录了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英法联军入侵北京的摄影师。 

我们何其有幸,生在历史有迹可循的年代,不用仅凭史书记载的只言片语挖掘战争片段。 

费利斯·比托拍下的北京城内颐和园、北海、雍和宫等多处影像,还有大沽口炮台、北塘炮台,和当时其他遭受战火的等等地方,这是最早的北京影像,还原了战争最真实的面貌。 

那些古老建筑,战争硝烟,被烧毁前的圆明园,或笑脸或麻木的人像……更是这几百年来,我们了解研究历史最重要的根据之一,是独一无二,珍贵非常的影像资料。 

费利斯·比托,1832年生于意大利,世界摄影史上著名的战地摄影师,更是最早来亚洲和中国拍摄的摄影师之一。他用玻璃底板拍摄全景摄影,采用火棉胶湿版法拍照,被称为是——维多利亚时期(19世纪)最伟大的摄影师之一。 

翻开他的履历,可以看到,费利斯·比托的一生,几乎与“战争”脱不开联系: 

1856年,跟随英国军队拍克里米亚战争; 

1858年,拍摄印度北部在1857年印度反英起义后的场景; 

1860年6月,拍摄大连(旅顺)甚至整个东北地区第一张照片; 

1860年8月,拍摄英法联军攻占的北塘炮台、塘沽炮台照片; 

1860年8月21日,拍摄大沽口炮台陷落后的照片; 

1860年9月21日,拍摄北京境内第一张照片——八里桥; 

1860年11月2日,拍摄清朝皇家成员的第一张照片——恭亲王肖像; 

1860年11月,拍摄了紫禁城的第一张照片——故宫午门; 

1864年,拍摄日本下关战争; 

1871年,拍摄朝美战争; 

1885年,拍摄苏丹起义; 

1886年,拍摄缅甸兵变…… 

2017年,在谢子龙影像艺术馆开馆之初,就已经做过一次馆藏展。展出的正是费利斯·比托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拍摄的香港与北京的影像。 

摄影术是在大清“落后就要挨打”的鸦片爆发的前一年,1839年发明的。而在1860年之前,中国人对摄影都知之甚少。到了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费利斯·比托作为战地摄影记者,跟随英法联军来到中国,成了最早到访东亚的摄影师。 

他用影像记录了最早的中国,包括北京和香港。他在中国北方拍摄了残酷的战争场景,记录了北京皇家园林的破坏和对天津的占领。被业界誉为“军事报道摄影的先驱者”之一。 

费利斯·比托除了最早拍下当时中国的北京城,还作为随军为数不多的摄影师,有机会接触并拍摄到了恭亲王奕䜣,成为了第一位拍摄中国皇室成员的摄影师。 

1860年10月24日,《中英北京条约》签订仪式上,费利斯·比托要为中方代表——恭亲王奕䜣拍摄一张肖像照。但由于当时光线不好,这次拍摄并没有很成功。同年11月2日,他抓住恭亲王回访额尔金勋爵的机会,在额尔金的住所为他补拍了这张肖像照。 

这张照片拍摄得非常成功,此后被多次使用,成了恭亲王奕䜣的标准像。这也是我们目前可知的最早的清廷皇室成员照片。 

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大沽、北塘炮台的记录,被世界公认为全世界最早的“战地摄影”作品,并发表于《伦敦新闻画报》。同时,比托是唯一一位系统记录了这一系列战事的摄影师,这些作品代表了新生的新闻摄影在国际舞台上的重大发展。 

作为当时极少数掌握全景摄影方法的摄影师,比托还拍摄了全世界最早的香港、东京、大连等地城市全景,这些影像是研究东亚城市起源的重要资料。艺术史学家认为,比托所摄制的大范围全景照片是中国早期最出色的摄影杰作之一。 

除了中国,费利斯·比托还去到了东亚其他地方,比如日本和朝鲜。 

而他也是日本摄影史中非常重要的人物,采用浮世绘的上色工艺,发明现代手工上色摄影工艺。 

1997年,以比托为原型的电影《FELICE FELICE 》,讲述了费利斯·比托与日本艺妓的爱情故事。盖蒂博物馆曾出版关于比托拍摄中国的影像,《战争美学》(Of Battle and Beauty,2000年出版),《费利斯·比托:一位摄影师的东方路》(Felice Beato: A Photographer on the EasternRoad,2010年出版) 

影像是城市起点的历史记录,是城市变化的一种观看方式。作为中国、日本和朝鲜最早的历史影像,费利斯·比托的影像记录了晚清时期最早的北京城市建筑,他的人物肖像讨论的则是日本城市生活的人物关系,城市景观与人物肖像两种影像的表达,让我们了解过去关于人的身份界定。 

历史如同一面镜子,我们只有了解了它,时时警醒,才更能进行自我身份的认同——我们已经逝去的过去,正在经历的现在,和即将到达的未来。 

展览亮点 

这次展览,除了会展出费利斯·比托拍摄的中国北京、香港等地的早期影像,更多了日本、朝鲜等地区在1860年代的面貌。 

并且这一次展览场地从长沙长沙谢子龙影像艺术馆,转移到了上海宝龙美术馆,让上海的观众也能看到如此珍贵不易的影像资料。 

除此之外,这也是谢子龙影像艺术馆馆藏历史影像的首次巡展,由上海宝龙美术馆与谢子龙影像艺术馆联合呈现。作为世界最早的东亚影像记录,将在上海集中展示费利斯·比托80余幅珍贵的蛋白影像、收藏级作品图集,以及丰富的影像资料和手稿文献。 

所有历史遗存的文本,论雄辩无过于影像,唯余影像。9月10日,我们带你回到1860年代的中国和东亚,跟随那些刻骨铭心的历史痕迹。 

当东方的保守文明,碰上西方的船坚炮利 

战争的硝烟弥漫在这个国家 

这座城市的上空盘旋不去 

而很多年以后的我们 

在和平年代回看这些照片 

感受到战争的残酷和历史的厚重 

回忆那些深刻与沉痛之余 

也许还能有对生活产生的更深刻的思索 

上海宝龙美术馆,可以相约看起来了!
展览城市: 上海
展览时间: 2019-09-10--2019-10-07
展会主办单位: 谢子龙影像艺术馆 宝龙美术馆
展览地点: 漕宝路3055号(近新镇路)
服务热线:4006-237-688  E-mail:webmaster@gucn.com  点击这里与本网交易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8-2013 gucn.com 版权所有
沪B2-20130089   
本网法律顾问
310100103437
页面执行时间:0.199秒
2019-10-14 12:3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