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镜韵斋 铜镜博物馆 的博客http://blog5551.gucn.com
镜韵斋 铜镜博物馆
用户等级: 始皇帝
博客积分: 7
博客访问: 18295
博文
<古镜风韵>
标签:
今人末曾见古月,古镜曾经照新人。铜镜是我国古代青铜文化中的一朵奇葩,它诞生于铜石并用的商周时代。带着一身的光辉,经历4000年春秋,走进了现代文明之中。
铜镜虽小,虽为古代梳妆用具,但它孕育于我国博大精深的古代文明之中,传承着中华文明的许多精华。君不见,历朝历代的铜镜系列,可称得上是百世浮雕画,千载铜版书!数寸方圆里,念的是夫妻团圆词、家族和谐经;左右规矩间,道的是小康富贵话、社稷平安观;真草隶篆写尽才人状元及第、嫦娥九天奔月梦;字里行间尽写忠敬文三教之德、工商贸九流之术;包金、平脱,方显名匠巧夺天工;鎏金、彩绘,却道技艺登峰造极。正是古镜有如此多道不尽的神韵,引得万千现代人尽折腰。
在盛世收藏热的强大氛围中,爱好铜镜收藏的人群与日俱增,其中不乏佼佼者,江苏省收藏家协会会员、常州市文博鉴赏学会会员李建华先生即是其中一位。
李建华先生青年时曾在铸造业当过工人,出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爱好,在职业知识的助推下,20年前开始喜欢上了古铜镜。从此,节衣缩食、走街访店,千方百计淘得自己心爱之物;挑灯夜读、红袖添香,潜心钻研终成今日之书。观千器而识剑,阅万鉴乃知镜。20余载艰辛,李建华先生亦成为古镜鉴识的行家里手。
古镜鉴赏书籍已出多种,且均精到。但内容大多偏重汉唐之镜,缺少历史的系统性。为此,李建华从便于广大藏友对古镜历史完整了解的角度,与张修民先生等合作,撰写了本书,並从自家千余面藏品中精选220余枚作为图录,以增强可鉴赏性。每幅图录均作有详细说明,因此本书是一本适宜于广大普通藏友阅读的好书,是一本宣传中华文明的科普书。
李建华先生学历不高,初次撰书,小有成就,委属不易,偏差在所难免。但其自学,自强的攀登精神可嘉!在是书付梓之际,祝其以书会友,博采众长,有新的收获!
                                 刘持平
                                            2006年8月
                    
 
 
 
 
 
 
 
 
 
 
 
 
 
 
 
 
 
 
 
 
 
 
 
(见图1—1)
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中对镜梳妆的情景(英国大英博物馆藏)
 
 
 
 
 
 
 
 
 
 
 
北宋墓葬壁画中的镜台(见图1—2)
(1951年河南禹县白沙镇北宋元符二年1号墓)
            目        录
序                                     刘持平
第一部分:铜镜概述
一、铜镜起源
二、铜镜各部位名称
三、古人使用铜镜方式
四、铜镜铸造制作工艺
五、镜背装饰的特种加工
六、古镜表面腐蚀与保护层
七、铜镜的真伪鉴别
八、铜镜的收藏与保养
九、铜镜的价值评估
第二部分:铜镜的收藏与鉴赏
十、古拙简朴、开创先河的夏、商、西周铜镜
1、齐家文化 三角纹镜
2、商晚期 叶脉纹镜(马车轮纹镜)
十一、绚丽多姿、精巧灵秀的春秋战国铜镜
3、春秋战国 两弦钮弦纹素镜
4、春秋战国 拱型钮弦纹素镜
5、春秋战国 四兽镜
6、春秋战国 连弧纹圆涡地纹镜
7、春秋战国 龙凤交媾菱纹镜
8、战国 蟠螭凤纹镜
9、战国 三山三兽镜
10、战国 四山纹镜
11、战国 四蟠螭神纹镜
12、战国 折角状地纹镜
十二、琳琅满目、精致规整的汉代铜镜
13、汉早期 圈带蟠虺镜
14、西汉 彩绘人物画像镜
15、西汉 日光对称单层草叶镜
16、西汉 星云镜
17、西汉 七乳镜
18、汉 日光清白重圈铭文镜
19、西汉 铜华连弧铭带镜
20、西汉 连珠钮昭明连弧铭带镜
21、西汉 昭明连弧铭带镜
22、西汉 四乳四虺镜
23、汉 四乳四虺镜
24、汉 大喜迎亲镜
25、汉 四乳四虎镜
26、西汉 四乳龙虎镜
东汉 八乳禽兽博局镜(规矩镜)
27、汉  羽人神兽博局镜(规矩镜)
28、汉 四乳龙虎镜
29、汉 云纹博局镜
30、汉 几何纹简化博局镜
31、汉 生肖四神博局镜
32、汉 日有憙四神博局镜
33、东汉 长宜子孙八连弧云雷镜
34、汉 变形四叶四龙镜
35、汉 羽人瑞兽画像镜
36、东汉 环乳半圆方枚神兽镜
37、汉 神人龙虎画像镜
38、汉 神人龙虎画像镜
39、汉 错银(嵌银)神人龙虎画像镜
40、东汉 盘虎镜
41、东汉 佳治禽兽博局镜
42、汉 尚方六螭虺镜
43、汉 重列式神兽镜
44、三国 对置式神兽镜
45、西汉 环绕式神兽镜
46、东汉 双龙交媾镜
47、汉晚期 四乳四神镜
48、汉晚期 四乳四禽镜
49、汉晚期 龙虎对峙镜
50、六朝 张氏神人车马画像镜
十三、富丽堂皇、千姿百态的隋唐铜镜
51、隋唐 六瑞兽镜
52、唐 瑞兽葡萄镜
53、唐 瑞兽葡萄镜
54、唐 四瑞兽葡萄镜
55、唐 五瑞兽葡萄镜
56、唐 八瑞兽葡萄镜
57、盛唐 双鸾双兽镜
58、唐 四瑞兽花草镜
59、唐 葵花形盘龙纹镜
60、唐 双鸟双龙镜
61、唐 四鸟绕花枝镜
62、唐 四鸟绕花枝镜
63、唐 雀绕花枝镜
64、唐 蜂雀花枝镜
65、唐 月宫镜(嫦娥奔月镜)
66、唐 犀牛花竹镜
67、唐 长寿万字镜
68、唐 四花镜
69、唐 散点式宝相花镜
70、唐 四瑞兽鸟镜
   唐  双鸾衔绶葵花镜
71、唐 双鸾飞骏云纹镜
72、唐 四瑞兽八禽鸟镜
73、唐 花枝镜
十四、丰富多样、纤细清秀的宋代铜镜
74、五代 都省铜坊官镜(官私作坊铭文镜)
75、五代 四花镜
76、宋 折枝四花镜
77、宋 三花叶镜
105、宋 菊花镜
78、宋 三花镜
79、宋 交枝四花镜
80、宋 折枝四花镜
81、宋 四花枝镜
82、宋 双雁双花镜
83、宋 双凤镜
84、宋 葡萄花鸟方镜
85、宋 仙人龟鶴齐寿镜(神仙人物故事镜)
86、宋 人物故事镜
87、宋 凤凰镜
88、宋 双凤花卉镜
89、宋 团圆青鸾镜
90、宋 炼铁为鉴铭文镜
91、宋 双龙镜
92、宋 双龙镜(双龙交媾镜)
93、南宋 双龙镜
   宋 双龙神兽镜
94、宋 仙人龟鹤齐寿镜
95、宋 吴牛喘月故事镜
96、宋 许由巢父菱花镜
97、宋 花瓣八卦镜
98、宋 八卦连钱纹镜
99、宋 钱纹亚字镜
100、宋 福寿重圈铭文镜
101、宋 匪鉴斯铭文镜
102、宋 河澄皎月铭文镜(道教镜)
103、宋 河澄皎月铭文镜
104、宋 水月春秋八卦镜
106、宋 勋业频看铭文镜
107、宋 八卦十二生肖镜
108、宋 湖州石家镜(官私作坊铭文镜)
109、宋 湖州石念二叔镜(官私作坊铭文镜)
110、宋 饶州周家镜(官坊作坊铭文镜)
111、宋 饶州叶家镜(官私作坊铭文镜)
112、宋 明月如水镜
113、宋 政和二年丹凤朝阳镜
114、宋 治平元年凤鸟镜
115、宋 靖康元年鸟纹镜
116、宋 仿汉禽兽博局镜
117、宋 仿汉神人龙虎画像镜
118、宋 仿汉昭明镜
十五、融入自身、别具风韵的辽代铜镜
119、辽 四蝶花卉镜
120、辽 连球纹方镜
121、辽 四蝶双凤镜
122、辽 四蝶几何纹镜
123、辽 双凤镜
124、辽 双凤大镜
125、辽 锦地蝴蝶白菜镜
126、辽 亚字形连钱纹镜
127、辽 花卉云纹镜(娑罗树镜)
十六、自然质朴、富于生活的金代铜镜
128、金 煌丕昌天海舶镜
    金 神仙吴牛喘月故事镜
129、金 双鲤镜
130、金 双鱼镜
131、金 摩羯镜(鱼化龙镜)
132、金 双龙单虎镜
133、金 天鹅花卉纹镜
134、金 观音佛像镜
135、金 单龙镜
136、金 双鸾双鸟镜
137、金 双童采莲镜
138、金 双童采莲镜
139、金 达摩渡海菱花镜
140、金 柳毅传书故事镜(神仙人物故事镜)
141、金 柳毅传书故事镜
142、金 巢父许由故事镜
143、金 吴牛喘月故事镜
144、金 吴牛喘月故事镜
145、金 神仙人物故事镜
146、金 山水人物镜
147、金 四鸟花卉镜
148、金 八佛莲花缠枝纹镜
149、金 仙人龟鹤齐寿镜(神仙人物故事镜)
十七、粗犷豪放、错落有致的元代铜镜
150、元 梵文镜
151、元 仙人鹤龟同春镜(福禄寿镜)
152、元 黄帝问道镜
153、元 缠枝宝相花镜
154、元 人物故事镜
155、元 四兽镜
156、元 建康府铭文镜
157、元 八童骑兽镜
158、元 蓝采和击板踏歌镜
159、元 仿汉四神博局镜
十八、厚重规整、附庸风雅的明代铜镜
161、明 水草纹双鱼镜
162、明 洪武二十二年云龙纹镜(纪年镜)
163、明 福如东海银色绘镜
164、明 仙鹤嬉戏镜
165、明 聚宝盆人物多宝镜
166、明 仙鹤人物多宝镜
167、明 万年青人物多宝镜
168、明 人物楼台镜
169、明 百岁团圆大镜
170、明 百寿团圆人物花卉大镜
171、明 百寿团圆人物大镜
172、明 百寿团圆人物多宝大镜
173、明 喜生贵子大镜
174、明 福寿双全镜
175、明 福寿双全梅花钮座镜
176、明 金玉满堂镜
177、明 长命富贵宝花镜
178、明 一品当朝镜
179、明 五子登科镜
180、明 五子登科人物铭文镜
181、明 五子登科人物镜
明 五子登科人物铭文大镜
182、明 五子登科花卉镜
183、明 五子登科杂宝镜
184、明 薛怀泉印钮镜
185、明 宫家包换铭文镜
186、明 宫仰年镜
160、明 仙人龟鹤齐寿镜
187、明 仿汉神人龙虎画像镜
188、明 仿汉双龙对峙镜
189、明 壬寅容置铭文镜
190、明 天启元年铭文镜
十九、走向衰亡、退出历史舞台的清代铜镜
191、清 双龙戏珠镜
192、清 五子登科吉祥镜
193、清 五子登科龙凤呈祥八卦镜
194、清 福禄寿喜大镜
195、清 双龙镜
196、清 上上青铜礼仪镜
197、清 双喜五蝠纹镜
198、清 三友纹镜
199、清 薛惠公方镜(既虚其中铭文镜)
200、清 薛晋屏方镜(方正而明铭文镜)
201、清 薛晋候方镜(方正而明铭文镜)
202、清 薛惠公造方镜(方正而明铭文镜)
203、清 薛惠公造方镜(如日之精铭文镜)
204、清 薛惠公造方镜(既虚其中铭文镜)
205、清 湖城薛惠公造镜
206、晚清 铜背鎏金银龙凤镜
207、晚清 木雕泥金人物镜奁
二十、参考书介绍
后记
 
 
 
 
 
 
 
 
 
第一部分:铜镜概述
陶器、玉器、青铜器是中华文明的象征。铜镜是我国青铜器百花园中的一朵多姿多彩的奇葩。早在青铜文化诞生之初,铜镜就破土而出。考古成果证明,我国青铜器源远流长,其起源至少可上溯到公元前三千年左右。甘肃东乡林家发现的马家窑文化遗址出土的一件单范铸造的青铜刀,是目前公认的我国最古老的青铜制品。青海贵南尕马台距今约四千年的齐家文化25号墓葬出土的二面铜镜,一面为“七角星纹镜”,一面为“重圈多角星纹镜”,被认为是我国目前发现最早的青铜镜。
在以后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尤其是春秋战国、两汉、隋唐时期,铜镜被大量地铸造出来。逐渐成为人们生活中的必需品和必备品;成为男女表达爱情的信物;成为皇帝赏赐群臣的礼品;成为地方进贡朝廷的贡品;成为国际间交往的“友好使者”……,铜镜还被认为兼有辟邪、厌胜、吉语的功能。
铜镜作为古代人的照面饰容的日常用具,在我国流行了数千年,是无论贵贱、老幼、男女都需要的用具,它与人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铜镜大部分为圆形,圆形在我国古代是丰满、完整、吉祥、美好、富足的象征。汉语中团圆、圆满都是祥和的词语。母亲赠给初嫁女儿铜镜,祈求她婚姻美满、生活幸福、儿女绕膝、子孙满堂。
铜镜也是爱情的信物。唐·孟棨《本事诗·情感》载:南朝陈将亡,驸马徐德言预料将与爱妻乐昌公主分离,因而破铜镜一面,二人各执一半,约定每年正月十五日卖镜于市,以期再见。陈亡后,乐昌公主落入隋朝大臣杨素府中为美人,徐德言则“貂裘敝尽,流落天涯”。若干年后,经过颠沛流离,终于回到了京城。正月十五日那天,他来到集市上,看到有人正在高价叫卖半面镜子,徐取出自己的半面镜子与那人所卖的半面镜子正好合在了一起。徐赋诗一首:“镜与人俱去,镜归人不归;无复嫦娥影,空留明月辉。”乐昌公主得诗后,涕泣不食。杨素知道后即召徐德言与妻团聚。后徐德言携妻离开杨府,辗转投入唐初军事家李靖部下任参军,助李靖平高丽,功成班师。徐被授丹阳刺史,封乐昌公主为丹阳郡夫人,终老江南。自此,“破镜重圆”的古代爱情经典佳话流传至今。
一代明君唐太宗的“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成为颇富哲理的千古名言。古代衙门悬挂“明镜高悬”扁额,意思以示公正。
在民间,有办丧事人家的邻居以镜悬门以辟不祥的习惯。道教将铜镜悬于门上,认为铜镜能辟邪。甚至古代寺庙建筑正脊和壁上也嵌镜,其为驱鬼魅而设。以后武士胸前的护心镜,也赋予这一功能。铜镜既是传世的用具,又是主人死后的随葬品。用镜殉葬,取其照幽冥的意思。古人相信镜能发光(实为反光),具有镇妖降魔、去怯消灾的功能。它既能保护生者,也能为死者免遭灾祸,这便是“以镜悬棺”的习俗。即将铜镜悬于墓室顶部某个位置,以达到驱邪辟妖,保护死者不受侵扰,在漆黑的墓穴里达到“照尸取光明破暗”的目的,並世代沿袭成为风气。因此古代的名镜大多入土。铜质好的古镜,入土几百年,甚至更长时间,都不会失去其优良的质地。也正因此,今天我们仍然能领略到古人几百年乃至上千年前的精湛的制镜工艺。铜镜既是实用器具,又是精美的工艺品,历来为古玩收藏者所垂青。青铜镜集实用、观赏、珍藏于一身,堪称古代文化遗产中的瑰宝。
铜镜背面大都装饰有精美华丽的纹饰和铭文,图文丰富,千变万化,反映了各个时期生活民俗,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这些纹饰和铭文,不仅反映出了古人的审美意识,而且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以及社会风尚密切相关。通过对铜镜的研究,可以了解各个时代的铸造技术、工艺美术、商业关系、思想意识,以及与国外的交往等,铜镜由此成为宣传厚德载物的重要文化载体。铜镜虽小,却是我们认识和研究古代社会的重要实物资料。
一、铜镜起源
远古时期,人们在静止的水边,借清澈的水面来梳妆整容,俗语“清澈可鉴”就是这个意思。随着时代的发展,物质生活水平的改善,古人逐渐学会了以盆盛水照面整容。这种盛水器最初是陶质的,青铜器发明之初,普通人还只能用陶器盛水,贵族则用青铜器盛水了。也许偶然的发现,无水光亮的铜盆如果打磨得很洁净,即使没有水也可以照容,进一步发展则由铜水盆扁平化而成为了镜子。因为盛水铜器的花纹是在表面的,扁平化后因镜面光洁度的需要,所以纹饰就转移,做到了镜背面上了。而镜钮则是为了实用,以壁挂、手持需要而产生的。持此种观点的学者还列出了铜镜更具体的演变模式:止水(不流动的水面)—>鉴盆中静水—>无水光鉴(没有盛水,打磨得光洁的鉴)—>光面铜片—>铜片背面加钮—>素面镜(镜背没有纹饰)—>素地加彩绘—>加铸图纹—>加铸字铭的发展过程。也有学者认定我国铜镜的出现要早于铜鉴,铜镜不是从铜鉴演变来的。有的学者则认为早期铜镜纹饰大都为简单的几何纹,与当时陶器外壁纹样十分相似,由此推测铜镜很可能是由当时的陶“水鉴”发展而来等观点。
我们认为,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人们生活需求的增长和审美能力的提高,从用盆盛水照容发展到流行铸镜照容是合乎历史逻辑的。但是,其发展的具体模式,还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和考证。
综观我国古代青铜镜发展的历史,从四千年前出现铜镜起,大致可分为六个时期:萌发期(齐家文化与商周铜镜);流行期(春秋战国铜镜);鼎盛期(汉代铜镜);中衰期(三国、晋、魏、南北朝铜镜);繁荣期(隋唐铜镜);衰落期(五代、十国、宋、金、元铜镜)。明代末年开始有以玻璃为镜,清代时期玻璃镜已普及于民间,铜镜遂逐渐退出民间实用舞台,最终为海外传入的玻璃镜所取代。
铜镜的制作工艺凝聚着数千年中华民族艺术的精华。镜面平滑光亮,镜背装饰着各种图案和铭文,内涵丰富,具有时代的特征和风格,集中反映了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与时代艺术风尚,为后世人们判断时代,研究古代社会提供了实物依据。无论考古发掘出土的铜镜还是传世的铜镜,均可依据形制、纹饰、铭文的不同特征来断代。
二、铜镜各部位名称
铜镜的样式可谓多种多样,但无论形状有何变化,铸造工艺有何不同,其镜内的组成部分基本上都是相同的(图1—3)。大凡铜镜,必须由镜面、镜背和钮三部分组成。除无钮有柄镜外,三者缺一都不能称之为铜镜。
一面铜镜,可从形制、镜面、镜背、钮、钮座、内区、中区、外区、镜缘、铭带、镜铭、主题纹饰等各个角度去加以描述。
 
 
 
 
(见图1—3)
 
 
 
 
形制:即镜形,指铜镜的整体形状。如圆形、菱花型、葵花形、方形、长方形、八角形、亚字形、桃形、钟型、有柄圆形、有柄花叶形等。
镜面:即镜的正面。有平面和弧面两种,主要用以照面饰容,因而必须打磨得很光亮。为了保持镜面明亮,使用一段时间后就要重新打磨镜面。古时候,曾有专为铜镜磨光的手工业者。
镜背:即镜面的反面。一般都铸有纹饰,无纹饰者称为素背、素镜。
镜钮:即镜背中央的最高点。多为半圆形,也有弓形、桥形、兽形、锭钮和多头峰钮等形制。镜背有二至四个小钮的,为多钮镜。但无论镜钮的形状和大小如何变化,其中间都有一个穿透孔,用以系绳带,便于手持,或横穿在镜台的金属钎子上,以便随意调整铜镜的角度。宋以后新产生的带柄形铜镜,以柄代替了镜钮的功能。
钮座:即在钮的周围,紧连钮的装饰纹。常见有连珠纹钮座、圆钮座、方钮座、花瓣纹钮座等。
内区、中区、外区:即为镜背所设纹饰需要而划分出的不同区域。靠近钮的为内区,靠近边缘的为外区,其间为中区。各区之间,常有明确的纹饰界线。有的镜背不分区,有的以钮为中心,以各种形式的圆圈组成几个同心圆,也有的仅有内区和外区。
镜缘:即指镜的最外边缘部分。如卷缘、宽缘。靠近镜缘的纹饰为镜缘纹饰,如:素宽缘、三角锯齿纹缘等。
铭带:指铸有铭文的部分。常呈条状、环状。
镜铭:指镜背上所铸的文字。
主题纹饰:指镜背纹饰中的主要纹饰。镜背分内外区者,一般以内区纹饰为主题纹饰。
铜镜的名称大多以主题纹饰命名,如叶脉纹镜、山字镜、禽兽纹镜、羽状地纹镜、瑞兽葡萄镜、狩猎镜、四神十二时辰镜、四叶佛像鸾凤镜等,镜背没有纹饰的称为素镜。对于一些特种工艺的铜镜,往往在纹饰前加上工艺名称,如金银平脱仕女游乐图镜、贴金贴银鸾兽镜、螺钿人物镜等。如再冠以朝代名,就有了一个明确的时代概念,如唐金银平脱仕女游乐图镜,即表明是唐代所铸,工艺为金银平脱,仕女游乐为主题纹饰。唐以后铜镜形制突破了圆形、方形的传统,出现菱花形、葵花形、菱形、亚字形等多种形式,宋以后有柄镜也逐渐增多,在名称上有时习惯地加上了形制,如亚字形花草镜、有柄八卦镜等。宋以后纪地名铭文镜也较普遍,根据铸镜产地、字号命名的铜镜屡见不鲜,如湖州镜、建康镜、成都镜、苏州镜等。
三、古人使用铜镜方式
从世界范围看,铜镜大体可以分为东、西两大系统:一个是以我国为代表的圆板具钮镜(在圆形镜背上有钮)系统;一个是以埃及、希腊、罗马为代表的圆板具柄镜(镜身下部有供手握的镜把)系统。
最早的一些有柄镜的形象,出土于伊拉克的基什遗址(公元前2900—前2700年)、伊朗的苏撒遗址(公元前2300—2200年)中,埃及十一王朝(公元前2000年)的古棺浮雕上,也画有贵妇人手持有柄镜妆饰的图像。这些事例说明了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世界上其他一些国家,很早也铸造和使用了铜镜。
我国铜镜丰富瑰丽,面对这大大小小(重则数千克、轻则几十克),各式各样(圆型、方型、长方型、葵花型以及钟形、盾形,有一个钮、二个钮、三个钮、多个钮等)的铜镜,不禁要问:古人是如何使用这些争奇斗异的铜镜的?查阅各种有关铜镜的书籍以及考古资料。从中可以分析出中国古代铜镜的使用方式主要有二种:一种是手持法,一种是器置法。
其一、铜镜手持法。中国古代铜镜绝大多数是圆镜,原因有二,一是古代铜镜是从鉴发展而来,古代的鉴大多数是圆形,铜镜自然也就以圆形为主了。二是反映古人心目中天圆地方的宇宙观,铜镜象征着太阳光芒万丈、滋养着万物生长,象征着吉祥、美满。圆形镜是以在镜钮中穿系棉织品或植物编制的绶带,然后手持绶带映照面容为主要的方法。有的铜镜较大,或其它原因(身份等级、保管等)还必须要有侍女双手捧镜。从考古发掘资料中就可以看到一些出土铜镜上还穿系有绶带及穿系过绶带痕迹的实例。宋以后出现的圆镜加长条形手柄也是手持的使用方法之一。其二是铜镜器置法。将铜镜置放于金属、木质和其它材质的支架(镜架、镜台)上,也应该是铜镜使用时最常见的方式了。无论从东汉画像上,还是晋朝著名画家顾恺之的《女史箴图》画卷所描绘的贵族妇女对镜梳妆的形象中,可以使我们看到铜镜的形态及使用方法。顾恺之画幅上描绘一贵妇对镜端坐,镜中反映出其清晰的面影,背后有一侍女给她梳头。镜子系在镜台上,镜台前有妆奁盒等。说明当时镜架已流行,镜架的出现更便于主人摆放梳、钗、粉盒之类化妆用品。镜架在历朝各代都有多种形式,以后又发展成镜台、镜箱等,更趋向实用性。(见图1—4) 
 
 
 
 
 
 
 
清晚期,锡组合镜盒,(见图1—5)          清木制镜架(见图1—4)
长11厘米,宽8.5厘米,高2.5厘米。     长43厘米,宽43厘米,高21厘米。
 
 
 
 
 
 
 
(见图1—6)                          (见图1—7)
 
 
 
 
 
铜镜的用途
 
 
 
 
 
 
 
 
 
 
 
 
 
明  连中三元小镜 (见图1—8)       明  五子登科小镜(见图1—9)
直径3.4厘米,圆形,小钮。钮孔               直径4.8厘米,圆形。该镜属于
能穿线。该镜用于儿童悬挂于颈脖上,          把玩和古人照胡须及文人随身之用。
寄托将来中状元。
 
 
 
 
 
 
 
 
 
 
 
 
 
 
 
 
 
元  鸳鸯戏水小镜(见图1—10)      辽  人物荷莲小镜(见图1—11)
直径4.7厘米,柄长4.8厘米,              直径4.7厘米,两侧各有一人物、
镜背一幅鸳鸯戏水景物图。此镜象征           荷花对称,该镜属把玩镜。
爱情的信物,情人赠送之物,用于小姐
涂口红饰容。
 
 
 
 
 
 
 
 
 
民国  银带柄小镜(见图1—12)      清   秘戏小镜(见图1—13)
直径3.5厘米,柄长5.5厘米,              直径3.6厘米,饰春宫图案。镜钮
该镜是小姐涂口红、照面饰容而用。           特大,便于穿物,看来该镜是红尘女子
而用,常悬于腰中、随时可玩赏。
 
 
 
 
 
 
 
 
 
 
 
 
 
 
 
 
 
清  双面镜(凸面) (见图1—14 )    清  双面镜(凹面)(见图1—15)
凸面直径6.9厘米,凹面直径6.5厘米,柄长5.3厘米,缘厚0.5厘米,圆形。
一面用于照容,一面用于取火。此镜小巧玲珑,为外出、随身携带之物。
 
 
 
 
 
 
 
 
 
 
 
 
 
 
 
 
 
 
 
 
汉 四神小镜(见图1—16)        西周 阳燧(见图1—17反,图1—17正)
直径4.9厘米,圆形,半圆钮。该        直径5.5厘米,弓形钮,钮长2.1厘米,宽
镜应属古人照胡子而用、随身携带之    0.4厘米,高0.3厘米。铜镜为凸面,阳燧为凹
物。                                面,虽然它们都可以映容,但凹面镜用于取火。
 四、铜镜铸造制作工艺
所谓铜镜铸造制作工艺,是指将纯红铜和锡,或铅或锌,通过严格配比,进行冶炼溶化,再灌入模范,冷却后取出毛坯,最后进行机械加工,表面涂锡汞,成为可照容的日用品的工艺过程。
生产铜镜要进行许多道程序,而每一道工序都有严格标准。如某一道工序发生缺陷,都会影响铜镜的质量,甚至出次品,带来损失。在铜镜产生的四千多年历史过程中,战国、两汉、隋唐铜镜制作最精美,是当时社会经济繁荣的产物,为收藏者孜孜追求。而宋以后精品少缺,其历史原因应与一些铸造制作的关键工艺的失传有关。虽然明人宋应星《天工开物》一书有介绍,但不详细,难于掌握,并且是宋以后之事了。近年来,随着收藏热的升温,对古铜镜研究的深入,逐步对古人铜镜铸造制作工艺有了全面科学分析与了解。作为一名收藏铜镜爱好者必须全面了解铜镜的铸造制作工艺,掌握铜镜生产全过程的知识,用理论指导实践。在恒心的支撑下,才能慢慢的进入收藏的佳境,从而实现对铜镜实物,无论是理论上与实践上,对鉴定、断代、修复、鉴别伪品,都能够有一个正确的判断。
(一)采矿和冶炼:
青铜是红铜和锡、铅等金属的合金。地面可采集的自然铜很少,铜镜大量的铸造必须依靠铜矿的大规模开采和冶炼。中国铜矿资源的开发是商周铸造业发展的物质基础。中国青铜器遗存数量很多,说明古代铜矿的开采和冶炼具有相当的规模。由于采矿遗迹深埋地下,不容易被发现,到目前为止,考古工作者发现大型的和比较大的矿冶遗址只有几处:如湖北省大冶铜绿山矿冶遗址;辽宁省林西县大井古铜矿遗址;湖北省麻阳古矿井遗址;安徽铜陵铜矿井遗址等。
(二)各个时期的铜镜合金成分:
《考工记》是先秦古籍中的重要科学技术著作,它是春秋末齐国人记录手工业技术的官书。是我国,也是全世界关于铜镜及其他器物合金配比的最早记载。青铜是金属中最早的合金。人类由石器时代进入青铜时代,距今约5000年左右。先民们已开始掌握了制造合金的技术方法。采用两种或两种以上的金属,经过高温使它熔合在一起,制造成为另一种金属,从而具备了新的物理和化学性能,这就是合金。合金在铸造方面是属于金属再创造,青铜是合金的首创。
青铜作为一种合金,与纯铜相比,它的优点是硬度高、光泽好、能发出青光,可照容,以及抗腐蚀性能好。中国古代的锡青铜中常含有少量的铅,使得铜液在灌铸时流畅性能好,不易阻塞,但铅分子唯溶解于铜内,只能在铜液中均匀地分布作滴状浮悬。红铜的溶点是1084.5℃,若加上15%的铅,熔点降到960℃,若加上25%的锡,熔点则为810℃。然而,加铅或加锡,其意义不仅在于降低熔点,更重要的是使合金的物化性能得到极大的改善。在距今3000年的西周时代,我国先民已熟练地掌握了复杂的合金制造技术,並创造出令现代人叹为观止的、精美绝伦的青铜艺术品。如雄浑重器铜方鼎、玲珑剔透的云纹镜、锋利无比的吴王夫差矛等。
对此,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的《周礼·考工记》上有大量的记载。周朝设有冬官司空掌管百工事宜,负责“营城郭,建都邑,造车服器械”。具体就冶金铸造而言,百工中又产生了十分细密的产业分工,即“攻金之工,筑氏执下齐,冶氏执上齐,凫氏为声,  氏为量,段氏为镈器,桃氏为刃。”明确由专业匠人分别专造乐器、量器、农具和刀器。对此现象,汉代郑司农解释道:“其曰某氏者,官有世功,若族有世业,以氏名官者也。”由此可知,在周代,冶金铸造业已成为重要的社会经济产业,並历史性地形成了专造某一类器物的家族,並因世袭而成为官名,这是其一。
    其二,由于实践经验的日积月累,先民们能从不同的矿石中分别提炼出金(即红铜)、铅、锡、锌等金属,通晓不同的金属各自的理化性能,並在此基础上,按照自己的意愿,根据不同器物的特殊用途要求,创造出分门别类的合金。“六齐之论”即是合金制造的理论总结。《周礼·考工记》记载:“金有齐:六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钟鼎之齐。五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斧斤之齐。四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戈戟之齐。三分其金而锡居一,谓之大刃之齐。五分其金而锡居二,谓之削杀矢之齐。金锡半,谓之鉴燧之齐。”这清楚地告诉我们,当时的工匠不仅清楚青铜中含锡量越高,质地越硬的原理,还把握住了硬度和韧度、光亮度在工具不同部位各自的特殊要求,按需制作。如采用复合技术制造剑时,用含锡较低的青铜做剑脊,用含锡高的青铜做剑刃,如此造出的剑,剑锋锐利,剑身坚韧,杀伤力大且经久耐用。具体就铜镜而言,光亮度是其重要特征,铜锡各半,能使光洁度恰到好处。故先贤总结“金锡半”为制造鉴燧最合适的配比剂量。但各个时代铸造的铜镜,因各种因素的影响,它的金属配比有所不同,加工方式亦不同,所以铜镜断代,主要应借助于先进的现代化科学仪器进行测试。对于无法确切断代的铜镜,如果我们掌握各时期金属配比的知识,再结合铜镜其它方面的特点,也是可以做出准确的判断的。                  
齐家文化铜镜的铜锡比例是1:0.096。商周镜含锡量稍高,但质地远不如同时期的青铜礼器,对镜面缺乏必要的防锈处理。战国铜镜中铜、锡、铅的比例已较稳定,铜大多在68%上下浮动,多的达74.8%,少的也在56.6%以上,但锡的比例一般在20%左右。另外,铅的比例在0.45%—3%。战国镜中有一种表面黑里透亮似涂有一层厚厚的黑漆,被称之为“黑漆古”的,这类镜保存完好,尤其是它的防锈技术令现代人叹为观止,这与当时制镜的金属配比是直接相关的。
汉镜的合金配比较为稳定,铜占60—70%左右,锡占20—24%,铅占4—6%左右的配比最为普遍。汉镜保存稍好的镜面仍可反光,有的精品还能反射出青褐色的光。魏晋南北朝铜镜的合金配比不稳定,较易锈蚀,色以黑褐居多。
唐镜,尤其是盛唐时期的镜子,呈银白色,其金属成分中,大体铜平均69%,锡25%,铅5%,配比较为稳定。在唐代,已采用了向镜中加入微量或一定量的银的新工艺,使得典型的盛唐时期铜镜泛银白色光,很少有铜绿锈色,似乎不是青铜铸成,给人以厚重、富态之感,加之纹饰绚丽多彩、内容丰富,实为难得之艺术珍品。明《天工开物》记述:“唐开元宫中镜尽以白银与铜等分铸成,每口值银数两者以此故。朱砂斑点乃金银精华发现……,唐镜、宣炉皆朝廷盛世物云。”唐镜珍贵,因银而贵。
宋、西夏、辽、金、元铜镜,合金成分发生了变化,含锡量仅有10%左右,含铅量却增至8%以上,最多达23.7%,大大高于汉唐镜平均5%的数量,锌含量也增多,最高达8%,所以,这时期的铜镜呈黄铜色,一般都布满铜锈。虽形制较薄,但因含铅多,反比汉镜为重。
明代是我国古代铜业比较发展的一个阶段,采铜业兴盛,当时冶铜及其合金技术的主要成就有三:一是火法炼铜技术有了进一步提高;二是直接使用金属锌配制了黄铜;三是制造了宣德炉,它在合金配制方面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铜锌合金一般都是黄色的,故名黄铜。铜锌合金颜色与含锌量关系是:含锌10%左右时赤带黄,15%左右时黄带赤,25%左右呈黄色,30%左右为深黄色。明、清铜镜大多呈黄色,其合金配比是铜70—75%,锌25—30%。因黄铜流动性较好,有利于改善合金的铸造性能。
(三)造型陶范、石范和泥范的制作:
学术界已知有镜范出土,大约是清末以后的事,从报道和著录情况看,这些镜范始见于春秋晚期,多属战国至西汉时期,计约30多片。
1、镜范的制作:制作陶范的基本成分是粘土和细砂。但陶模和陶范在铸造青铜镜时所起的作用是不相同的,前者决定器物的造型,而后者却需要承受上千度高温的铜液的冲击,并在其中冷却。因此陶范除了耐高温以外,还要有良好的机械强度,经得起液灌浇冲刷而不致损坏,同时还要有一定的透气性。因为铜液灌入后,会在范中产生程度不同的气体,这些气体大部分通过浇口和冒气口排出范体外,少量的需要通过范的毛细孔渗透出去,以保证所铸器物在外观上看不出气孔之类的铸造缺陷。因此制作陶范的泥土必须是很细腻的,在既能够清晰反映出铜镜上的铭文和花纹的同时,又要有很好的吸收性。
陶范要达到耐热性能优良,机械强度也相当好,用来制范的泥土必须精心淘洗。淘洗的目的一方面是把泥料按粒度分级,另一方面将泥料中所含碳酸钙、硫酸盐等有机物溶于水中,以减少这种盐类的危害,否则会造成降低耐火度、烧结温度和增加发气性。
制范时先用粗“真土”制成范的雏形,然后再依次加上较细的“中真土”、“造型真土”,及至到了范面,再加上极细的“肌真土”。制作一枚直径约25厘米的镜子,范厚约需12厘米,其中“粗真土”层厚约8厘米,“肌真土”是最薄的,大约只有0.1厘米。这种分层用料法的优点是既可保证生产对铸型的各项性能要求,亦可节省较细的优质“真土”。《天工开物》指出:“凡铸镜,模用灰沙,铜用锡和,不用倭铅。”倭铅,即锌,对铜镜质量有影响,故不能用。灰沙是用稻谷壳灰之类透气性和保温性较好的材料,和颗粒很细的细砂伴和而成。这样的材料才适合做镜模。
石范今见于著录和报道的有通化汉代博局四神石质镜范。范体呈瓢形,范径
 
约20.5厘米,有浇口一个,下宽5.3厘
米,范面图纹清晰。另一片镜径约17厘
米,范面内容为柿蒂座。座外方格内有
十二地支铭,主题纹饰为四神及规矩符
号。主纹区外有一周铭带:“尚方作镜        (见图1—18)
真大好,上有仙人不知老,渴饮玉泉饥
食枣,浮游天下敖四海,寿如金石为国保。”计35字。上海市博物馆还藏滑石质“镜范”1片(见图1—18)。在石范中,有的大约是可以用来浇铸的,如“通化石范”等。有的则可能是用来制范的阴模,如“上海石范”,它的优点是能耐高温及能多次反复使用,线条式纹饰尤其特出,尽显风采,但出土实物少,需要深入研究。
石范铸镜工艺当与泥范有些相似,但有一些区别,主要差别是其范为石料直接雕成,属半永久型。
泥范铸镜的优点是:造型较易,并可制作出许多细如发丝、纤毫无失、形态各异的镜背图纹来,特别是制作大镜、定做器尤为方便,缺点是通常一范只能用一次,不能批量生产。
以上是镜范出土和著录的大概情况,有重大价值的陶范和石范,多属战国至西汉时期,主要出于今河北、山东、山西、陕西、吉林等北方省区,南方迄今未见,大约与其地潮湿,陶范又是易碎之物有关。
(四)陶范的翻制:
大凡一般青铜器造型,皆须先制模,后制范。此“模”可用木块、陶泥雕成,也可用范土制成。若器物形制较为简单,所需产品较少,此“模”便可直接用来制范,若器物形制较为复杂,花纹较为繁缛,需对其多次修整;或产品需要量较大,祖模需长期保存备用,则须由“祖模”(一次阳模)制出“一次阴模”,再用“一次阴模” 制出“二次阴模”,再用“二次阴模”来制范。对花纹图案的修整,通常宜在阳模上进行,对于高浮雕花纹,则可通过堆砌、按压、雕刻等方式,在泥质阳模上制出。官方作坊所铸之镜,都是依朝廷提供的某种标准镜模来制作的。铜镜的成熟技术在我国沿用了二千余年,历代铜镜的花纹、形制不同,对产品的需要量亦不一样,故其对陶范的翻制也就千差万别。有关研究认为,我国古代铜镜陶范的翻制常用的是整范整模复制,这应是我国古代镜范制作使用最普遍的传统方法。
镜背范的制作:做法是先用木料、陶片或金属等制成了整个镜背图纹的模子,后再在一个造型框内用夯填法复制,只需一次操作便可得到一块完整的镜背范。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整范整模复制。“夯填法”在古代金属铸造型过程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许多铜铁铸范都是使用此法制成的,否则,便很难获得清晰的棱角和花纹,就是现代,某些场所还在应用。另外,还有整范分模复制,分范分模复制等方法。
面范的制作:制作面范与背范的造型材料应大体一致,造型方法大同小异。但面范有它的要求,即铜液接触的表层和支撑表层的厚厚的基体层的要求不同。表层的陶土致密,渗有匀净的细砂,有的厚度约在0.5厘米左右。基体层除了同样掺和细砂以外,还包含有丰富的孔洞,主要是在土中拌和切碎的植物茎叶和麦秸等草料,使阴干时不致开裂变形,浇铸时易出气体。
(五)铜镜浇铸的基本(工艺)操作:
1、顶式浇铸法:
我国古代金属铸造的传统工艺一般主要是泥型,石型也占有一定的比例。范片经焙烧,凉透后,便可合范浇铸。浇铸前,铸范需要预热,以防止产生废品。浇铸温度不宜过高,这不但可减少金属吸气等弊端,而且可避免范面烧结,保证顺利脱范和镜面质量。一般而言,内浇口是设计好的,是不会浇不到的。
 
 
 
 
(见图1—19)
 
 
 
在此有几点值得注意的是:
(1)因锡青铜的树枝状晶甚为发达,此枝晶间的小液池最后冷凝时并无金属液填补,铸件在固态收缩时常被拉裂,故浇铸过程中要切忌金属内部再产生自张力,否则容易炸裂。
(2)因锡青铜的冷凝收缩主要表现为分散性收缩,疏松倾向很大,故铜镜设计时,应尽量考虑这一因素,避免疏松大量出现于镜面。
(3)范和芯皆应烧透,避免重新吸气,尤其是钮芯,否则会极大地影响背纹的清晰度。组织疏松和芯子发气在古铜镜实物收藏中,常可看到。
从现有镜范的外形看,我国古铜镜浇铸主要是采用顶式浇铸法的(图1—19)。一套范(即一片面范,一片背范)组成一个浇铸系统,每套范可单独浇铸,也可叠在一起。顶式浇铸的优点是:浇铸过程较为简单,从而减少了制作工作量和金属损失,缺点是易引起金属飞溅。
2、透雕镜特殊浇铸法:
特殊浇铸法主要用于铸造双层透雕镜。其镜面和镜背系由两种成份不同的合金复合嵌铸而成,通常是镜背部分嵌到了镜面部分中,即“镜面”包“镜背”。双层透雕镜始见于春秋晚期、战国中后期和西汉初期仍有使用,直至到唐、宋、元代。其正背两部分金属一般嵌合较好,很少看到分离开了的,一般说来,这类镜子应当是先浇镜背,之后才浇镜面,金属冷凝后,与镜面部分连在一起的镜缘同样会产生一个紧箍力,从而加强了两部分金属嵌合。
3、夹镜特殊浇铸法:
我国古代文献中,关于夹镜有详尽的记载。夹镜具有如下几个特点:1、镜面与镜背分为两层,而且中空。2、“正面部分”较薄,与普通镜子同样,“背面”亦可有图纹凸起。3、没有焊迹。4、其声冷然纤远。关于夹镜的材料,同样是高锡青铜,因为只有清晰高锡青铜花纹,才能达到此种效果。夹镜成型工艺比较复杂,不是铸的,也不是焊的,是使用一种与前述双层透雕纹镜相近,而又不完全相同的特殊方法加工而成的。其工艺要点是:1、先分别铸成了“镜面部分”和“镜背部分”,并且“镜面部分”要向后凸出一个圆环状的背缘来,使之最后能够夹住“镜背”;2、将铸好的“镜背”、“镜面”两部分金属分别进行一次淬火处理;3、把“镜面部分”加热到β相区,即稍高于586℃的范围,保温后趁热以强力使之与“镜背部分”套合、候冷,两部分金属便紧密粘合在一起了;4、用锡汞齐把接合部位抹平并打光,把接缝遮盖住。“镜面”与“镜背”两部分的尺寸必须十分准确,不能失之纤毫,接合面须光洁干净,不得殊留任何氧化物、易挥发物。“夹层空腔”的大小要选择得当,套合火候要适宜,否则便难以达到长久不分离的效果。夹镜难得,看来主要是难制之故。
4、铜镜热处理技术:
高锡青铜是既硬且脆的,为改善铜镜的加工和使用性能,战国、汉唐时人们经常对它进行一些淬火和回火处理,这操作大约是铸造成形后,并稍经简单清理后,始才着手进行。从现代技术原理上看,铸态高锡青铜淬火前,其性硬且脆。淬火后其塑性好,使材料强度、塑性都有了明显提高,硬度却下降了,回火温较低时,硬度又复回升,回火温度提高后,硬度又复下降。这主要是指强度而言的。我国古代铜镜淬火术,约发明于春秋战国时期,从战国到汉唐间使用得较普遍。从文献记载和现代技术原理看,古镜淬火、回火的技术效果大约有3个方面:1、强度和塑性提高了,从而改善了它的切削加工性能,回火温度稍高时亦同此理;2、因强度、塑性的提高,便减少了铜镜损坏的机会,延长了使用年限;3、回火后,颜色皆近于青灰,而“青近白”故宜于镜。今见一般战国、汉唐镜断口皆洁白如银,当与此有关。可见铜镜淬火后既保存了锡态,锡青铜原有的一些优点,又改善了加工性能,延长了使用年限,是一项相当合理、科学的工艺。
青铜淬火是我国古代金属技术的一项杰出成就,它使用得如此之早,如此之广,在古代世界其它地方是很少看到的。
(六)镜背纹饰的雕琢
(1)线条式:图纹作凸起状,均以等高的线条表现。今见早期铜镜,如春秋战国时代的纯地纹镜、汉代的规矩镜、唐代的八卦镜、宋代的缠枝花草镜等,大体都是属于这个类型,它在我国沿用时间最长。
(2)平雕式:图纹作凸起状,但却以等高的平面表现,主要流行东汉、三国,如四叶八凤镜等。
(3)浮雕式:图纹棱起突出作峰峦起伏状,高昂轩轾,极具生动活泼之状。大体兴起于东汉中后期,一直延续到明清。东汉六朝的龙虎镜、人物画像镜、唐代的海兽葡萄镜、金代的双鱼镜、明代的洪武云龙纹镜等均属这个类型。
(4)透雕式:图纹隆起镂空,主要见于春秋战国时期。
这4种表示法中,线条式、浮雕式沿用时间最长,使用此两法的镜种也较多。除这4种之外还有一些。正是这些多种多样的图纹表示法,才使我国古代铜镜艺术显示出了夺目的光彩。
我国古铜镜图纹布置,约分为有规则的和无规则的两大类型,而前者又约有3种方式。
(1)对称式:即镜背纹饰分成了互相对称的2种4个部分。即上与下对称或左与右对称,如战国的四山镜。东汉三国还出现了一些轴对称十分明显的镜子。主要有直铭重列神兽镜、阶段式重列神兽镜等。
(2)环绕式:图纹以钮为中心环绕布置。如战国时代的六山镜、唐四神镜等,它是出现较早,沿用时间也较长的一种形式。
(3)四分式:镜背图纹以4乳钉为标记分成了4个象限,再在每象限内布置相同或不同的图案。此4乳有与主纹一起呈环绕式布列的,如星云镜等,也有上下左右布置的,如草叶纹镜等。
此3种布置法中,环绕式使用最广,四分式在两汉六朝时使用较多。除此三法外还有一些,如战国纯地纹镜,它实是一种平铺式。而云雷纹连弧纹镜却又是环绕式与平铺式的组合,地纹是平铺式的,主纹却是环绕式的。无规则构图法多见于唐代以后,其图纹布置比较自由,无任何局限制,使画面显得比较活泼奔放。
(七)铜镜表面后期加工
铜镜从铸型脱出时,镜子表面是比较粗糙的。若是操作不适当,还会产生表面气孔及镜体变形。机械加工的主要任务是校形,填补表面气孔和砂眼等,并用切削、刮削、研磨等方式使镜面致平、致光。
1、校形和表面缺陷的填补:
一般来说,使镜体变形的原因大约有两方面:一是浇铸时镜体各部冷却不均,浇铸速度过快等;二是热处理操作欠妥,如淬火入水角度,入水速度不当等。解决校形首先必须淬火或回火后直接受外力冲击,需用木锤加以锤击。若是先淬火,校形,完了再回火,还可在回火时消除一部分组织自应力。
在铜镜收藏中所见的古镜缺陷约有两种类型:一是气孔和砂眼;二是浇铸的金属未填满型腔。这些缺陷事后虽经填补,但从断口上还是不难分辨出来的。1、气孔和砂眼,其常呈圆形、椭圆形等,一般较小,径约0.1—0.3厘米。填补方法是:用铜38%、锡51%、铅9%,这个合金的特点是颜色褐色,熔点较低,强度、硬度都不太高,用小刀轻轻一刮就往下掉碎块,只宜于填补气孔。2、未浇到、未浇满的一类缺陷常见于镜缘部,这可能与浇铸温度太低或浇铸速度较慢,铸件太大或太薄,液态金属量不足等因素有关。填补操作的方法大体是先清理镜体缺陷的表壁,去除其中的夹杂、氧化层等不洁之物,而后将配制并熔化的补料浇灌到缺陷中。此方法大约与民间旧时补铁锅的情况相似。
2、刮削和研磨:
战国、汉铜镜中,在缘内,以及卷起的缘上都分布有密密麻麻、清晰匀称的加工纹路,它们大体皆处在一个同心圆上,铸范上的边纹痕迹在加工时被清理掉了,因铜镜铸成后通常皆须对正背两面进行刮削和研磨。
刮削和研磨是镜面加工的两道不同工序,刮与削是粗加工,研磨则是属细加工的,因其前后紧密相连,故人们又经常将之并提。一般而言,“刮”与“削”的效果是相差不大的,它们在操作上的差别大约是:刮时可单向用力,也可往返来回用力,削却通常是单向用力。
铸造出一枚铜镜,需要镜面平整。古人的方法是先用泥土制成一个叫“定盘”的平面状器,后把镜面贴在此平面上轻轻地旋转,镜面凡被“定盘”打上泥印处,便说明此处较高,匠师便可依印着情况将之削去,多次反复操作后,镜面就平整起来了。
研磨工序:古人常用的材料是细土,炭也是一种很好的研磨剂。经过了刮削及反复研磨后,镜面就会光亮起来。与切削、刮削相比较时,研磨要更为费时。据史料记载,天平宝字六年制作御镜时,铸作工只需8个,研磨工却需56个。古人在谈到镜面刮磨时曾深有感触地说:“刮易磨难,工惜磨力,故砥平者鲜”。从实物来看,镜面各部曲率都十分匀称的镜子,比例数是不太高的。
3、铜镜表面开镜:
铜镜一经刮磨后,便会获得一定的映照能力,我国早期铜镜一般都是这样就直接使用了的,但映像效果并非最佳。从大量实物来看,一般中后期铜镜还进行了另一道特殊的表面处理,习惯上又叫“开镜”、“磨镜”。由科学分析可知,战国至宋金,及至明代,一般铜镜表面成分的最大特点是含锡量较高,含铜量相对降低。有人认为这高锡层应是涂上去的,铜镜表面上的诸般颜色应是在腐蚀过程中自然形成的。
铜镜表面处理的记载于西汉。《淮南子·修务训》记载:“明镜之始下型,朦然未见形容,及其粉以玄锡,摩以白旃,鬓眉微毫可得而察”。此文中所说的“型”即铸造,“粉”即涂抹,“旃”通毡,“玄锡”即是锡汞齐(剂),“粉以玄锡,摩以白旃”即是镜面附了锡汞齐后,再用白旃打光,这道操作,后世叫作“开镜”。“开镜”在制镜过程中的作用是增光添彩,铜镜制成之初,雾里看花昏昏朦朦,粉涂过汞齐并经打磨致光后,镜面变得明亮起来,光彩照人,顿生无限神妙处。
锡汞齐作法是:“水银一斤,锡十二两,溶化后自成银饼,掏碎,研细罗之”。银饼是指溶冶后的形状,因锡汞齐之色与银相近而借喻之。今磨镜之药乃锡汞也。新铸铜镜经涂锡并打光后,正面应是光亮的,背面不作映照用,色自灰白。铜镜之光从何而来?“开面成光,则水银附体而成,非铜有光明如许也。”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告诉人们,光明乃从银而来。但由于锡汞齐中含锡,锡易氧化,镜在使用、保存过程中,因与人体、大气等接触,涂层会受到腐蚀而变黑起来。明亮的镜子变得像漆一样黑起来了,一经磨镜师研磨后,方才重见了光明。故第一次“开镜”后,一般只能使用一年,足见这腐蚀是相当历害的。为使镜面获得良好的映像效果,需得再次“开镜”、“磨镜”。重新“开镜”的操作过程是这样的:先把旧镜表面早已氧化的涂层磨光洗净,然后再粉涂锡汞齐重新研磨。(见图1—19—1)可想而之,社会的需求使得磨镜成为一种专门职业,磨镜还是当时人们应急谋生的一种手段。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磨镜工作量之大和自然腐蚀之剧。古镜曾经几番磨也说明了铜镜是需要经常维护保养的,是个娇嫩物。
 
 
 
 
 
 
 
 
宋人绘《磨镜子图》
 
五、镜背装饰的特种加工
为了满足一部分人的特殊需要,在开镜前后,少数的镜还要在镜背上进行一道特殊加工。即采用超脱模铸工艺,其中包括彩绘、金银错、鎏金银、贴金银、金银平脱、螺钿等。这些加工有的在铸好了的图纹上进行,也有的在素地上进行,都被称之为镜背装饰的特种加工,其质量上乘,金碧辉煌,色彩绚丽,具有很高的艺术和工艺价值,但存世量寥若晨星,显得十分珍贵。
(一)金银错工艺
是指金银一类物料以条状、块状形式填入到铜镜背面预先准备好了的凹槽内,然后再将其磨平,构成表面图纹的工艺。
    我国古代的金银错工艺大约是在春秋时兴起的,到了战国时代,金银错工艺有了较大发展。在礼器、日用品、铜镜等方面都有了广泛的使用。
汉唐时期,金银错铜镜在数量上还是不少的。与金银错相类似的,同时发展起来的还有一种镜背镶嵌玉石的工艺,镜背上嵌入了玉琉璃,便是属于这一类型的。其代表作品如:战国金银错狩猎纹镜、玉琉璃镜、汉代金银错神人禽兽规矩镜、唐代嵌银鸾兽镜等。
金银错铜镜的工艺操作:
1、制备嵌槽:制法有范铸和錾刻两种。范铸时,需先在范面上做出阳纹,使器表呈阴纹。铸出的嵌槽可再作适当錾凿加工。因战国、汉唐镜硬度较高,脆性较大,錾刻法较难,故其嵌槽应多是范铸的。
2、嵌入:往嵌槽中嵌入金银物,一般是机械锤入法。
3、错磨:错磨的目的一方面是使铜镜平整光洁,另一方面是使之严密粘合,若用木炭一类磨过,会获得一定光泽。铜镜上的金银错工艺往往须由职业匠师才能完成。
(二)鎏金银工艺
鎏金银即涂金银,作这种处理的铜镜往往是早已铸有花纹的。我国古代一般金属器的鎏金术约发明于春秋战国时,通体鎏金,堪称稀世之佳品。铜镜鎏金银的出现于汉,鎏金术在汉镜中使用较多,尤其在规矩镜中。汉代后这一技术仍长期地保存着,直到明代还有类似的工艺。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鎏金”一词出现较晚。在汉代,人们常把这工艺称之为“黄金涂”,由南北朝到明清,又称为“涂金”或“镀金”,涂,即以金涂铜上。可见这“涂”即是镀。水银能消化金银,使金银变成泥。到了明代,人们在将粉涂锡汞齐的表面处理工艺称之为“镀金”的同时,出现了“流金”这一名称,开始了涂、镀、流三者并用的时期。“鎏金”一词出现较晚,是在20世纪60年代之后,但它比“涂金”、“镀金”更确切。
鎏金的工艺操作
1、配制金汞齐传统方法是先将黄金打薄剪碎,投入坩埚中加热到适当温度后再加水银,并搅拌使黄金溶解成泥状,金泥要急入水浸泡,以备使用。同时清理器物表面,旨在去除油污等杂物,洗料可用白炭、食盐、碱等物。
2、抹金和开金。即将金汞齐均匀地涂抹到器物表面,并用加热法驱汞。抹金时,汞齐需与等量的食盐、明矾一起涂到器物表面上。驱汞时需边用火烘烤,边用棉花按擦。
3、清理器物表面用稻草灰、酸梅水、杏干水等。若所需镀层较厚,上述操作便可反复进行3、4次,乃至10余次。
(三)贴金银工艺
贴金银即把金银箔片粘贴到器物表面上,用来装饰原有的图纹,或直接在素地上构图。贴金铜镜约始于汉代,唐代是兴盛时期。所以,贴金银铜镜多属于唐代。箔片花纹由金银片模压锤打而成。
贴金银的工艺操作:首先以熟漆布地,然后粘贴(贴字者多用楮树浆)。这操作计分两步:即先制成金银箔,然后再粘贴。粘贴时需先施涂料和粘结剂,若为金银壳,则需先依图捶揲,冲压出金银壳来。
(四)金银平脱工艺
工艺要点是:先将金银饰片用胶漆平粘到素地上,空白处再填以漆,后全面髹漆数重,并晾干细磨过,至金银纹与漆面平齐面又得以脱露于漆面中。所谓“平脱”,原是花纹平出意,它实是金银错的一种特殊工艺形态。金银平脱的铜镜主要见于唐代。如金银平脱仕女游乐图镜,直径30厘米,具有很高的艺术和工艺价值,中国嘉德2004年4月25日成交价45.1万元。
(五)螺钿工艺
该工艺是在素地上用漆贴螺片、贝壳等来构作镜背图纹,部分饰片并兼用雕镂刻画,使背纹显得光彩莹润,入细入微,具有较高的观赏价值和艺术价值。铜镜的螺钿工艺之盛,兴旺于唐代,达到了顶峰。主要代表作有螺钿人物花鸟镜,直径24.5厘米,纹饰用螺钿镶嵌成一幅图画。整个画面形象生动,人物的服饰,须发,禽鸟的羽毛都刻画得十分细微。构画满而不塞,繁而不乱,充满了田园生活的浓郁气息。
(六)彩绘工艺
所谓彩绘,是在镜背上用彩色描绘镜纹,使之色彩鲜丽夺目。彩绘镜首见于战国,继承于西汉,它是高度发达的楚汉油漆彩绘技术的体现。
彩绘镜是用各色颜料在铸制好的金属镜背上绘制纹饰图案,使之成为一种以颜色变化为饰纹图案装饰的镜子。
彩绘镜所用的工艺分为两种,一种是用水调颜料绘制,因不易保存,故极罕见;其次是用各色天然涂料绘制,其原料、工艺、纹饰图案的特点与当时的漆器十分相近。彩绘镜无疑最能体现当时绘画艺术,无论在当时还是现在都是极为珍贵的。
以上是几种特殊工艺镜的基本制作情况。一般而言,鎏金主要是用于装饰原有铸造好了的背纹的;金银错、金银平脱、彩绘、螺钿则是在素背上复加构图的;贴金银则既可装饰原有的铸造背纹,也可用模压方式在金银片上做出图纹来再叠加上去。这些工艺镜,都是铜镜技术繁荣的一种反映,除了鎏金外,其他几种特殊工艺镜在宋以后都已很少再看到了。
6                  古镜表面腐蚀与保护层
古铜镜的传世品很难见到,今天我们见到的古铜镜大都在地下埋藏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时间, 所以这些铜镜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腐蚀。从时间上看,似乎早、晚期铜镜绿锈较多,镜体腐蚀较重;从地域上看,北方铜镜腐蚀较轻,而南方铜镜受蚀就重,以及沿海、盐碱地一些特殊地区受蚀亦重。我们可以分析对照一下:
(一)齐家文化到西周铜镜(属萌发期):这一时期的铜镜一般看到的外镀或其它的表面特殊处理层,通常是正背两面均有绿锈及泥土粘着,有的腐蚀较重,如本书弦纹素镜(见图2—3),都是周身铺满绿锈的。
(二)战国至唐代铜镜(属中期):这一时期的铜镜一般受腐蚀较轻。镜表面常覆有一个特殊保护层,其色不尽相同,常有“漆黑色”、“绿黑色”、“灰黑色”,以及“灰白色”等。保护层细密地与镜体粘连着,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阻止、减缓内层金属遭受氧化的作用。
l、表面呈黑漆色的,俗称“黑漆古”,镜体颜色如黑漆样的古董。这类镜多见于战国至唐代。铜镜生成“黑漆古”的表面需具备3个要素:其一、镜体必须为高锡青铜,含锡量须在20%以上;其二、在高湿度且中性偏酸的环境中埋藏;其三、具有较好的表面光洁度。以上3个条件如果缺一个其镜表面均不能生成“黑漆古”。南方多雨,空气湿度大且地下水位高,其土质中性偏酸,加上表面光洁度好,埋入地下后,镜体在高湿度的环境中不断向外放电的同时也会带走铜离子,使表面生成二氧化锡层。千年后,铜镜表面较容易生成“黑漆古”。因此,在南方地区出土的战国至唐代,高锡青铜镜多为“黑漆古”的表面。
2、表面呈亮白色、灰白色的,俗称“水银古”、“水银沁”、“水银青”等。铜镜表面状态是由水银沁入,水银沾染而成的。保存较好时,两面都没有绿锈,正面隐约可见人影,甚至还可看清毛发须眉。这类镜主要分布于北方的陕西、山西、河南洛阳等地。北方地区,降雨量及空气湿度都明显小于南方,地下水位亦低于南方,其土质基本中性。所以,北方地区出土水银沁的概率相对比南方大。战国至唐代的铜镜合金为Cu—Sn—PD三元合金。含锡量大多在20%以上,这种合金的金相结构为枝状晶,分子团之间有间隙,在这三元素中,铜最容易流失。在长期使用或埋入地下千年后,表面层的铜原子不停地向外迁移时,表面层的锡就会相对聚集,久而久之会自然形成所谓的水银沁,并非铜镜沁过水银。
3、表面呈绿黑色、青黑色的,俗称“绿漆古”。亦主要流行于长江流域及其南方地区,湖北、湖南、安徽、江苏等地都经常看到,唐镜中尤为多见。长江流域地区,由于土壤的成分不同,降雨量及空气湿度都明显偏多。铜镜在地下埋藏千年后,长期酸化和水浸泡,便成为“绿漆古”。
4、表面呈“透明面”的,俗称“玻璃包浆”。这类铜镜主要见于南方,此“透明物”虽然极薄,但凭肉眼仍能明显地感觉到它的存在。此物与镜体间常见有一层草绿色、粉黄色、灰黑色状物。这些物状通过实验检测,都是一种“锈”,但它们未曾冲破透明层而蔓延到铜镜表面上来,所以,铜镜表面依然十分光净。
5、表面呈灰黑色的,古称“铅背”,流行地域与前两者相同,其色泽远在它们之下,但数量却远在这些铜镜之上。
(三)宋代至明清代铜镜(属晚期):表面状态大约有两种:一是有保护层的,这占多数;二是无保护层的,仅占少数。但与战国、汉唐镜色态相同的表面保护层,在宋镜中所见甚少,虽然其中也有黑漆色、灰黑色、灰白色以及玉状斑,透明质等状态,但多与汉唐之色韵味迥异。存世的宋镜多已锈蚀,外表面的特殊保护层颜色多较浅并缺少光泽,还常有绽开、脱落等现象。宋代后特有的保护层颜色主要有蜡黄色、青灰色、灰褐色。金代与元代铜镜表面色态都很难归并到上述诸类镜子之中,一般正面灰黑而润有少许灰白块,背面绿黑而泛黄。清代铜镜有些并非再是照容整装实用之物,而是当作装饰、礼仪、避邪用的,所以,无特殊保护层的。
在上述几种表面色态中,“水银古”主要见于北方,大体上可称之“北方式”铜镜。其它4种都主要见于南方,大体上可称为“南方式”铜镜。“黑漆古”、“绿漆古”、“铅背”、“水银古”很早就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此类铜镜所受的毁坏性腐蚀主要结果有绿锈、黄锈、粉状锈等。绿锈常以点状、片状、蛤蟆斑状、海螺状出现;一旦在镜体上长出,就会向上穿透了保护层,向四方蔓延开来,严重时会使整个镜体面目全非。从实物来看,不管黑漆古、绿漆古、水银古等,表面保护层都有起泡,绽开了以后脱落的现象。
综上所述都是国内外一些学者对我国古铜镜铸造工艺制作与特殊表层的一些研究情况。有的学者还认为“失蜡法造”与“铁范”在汉代生产过铜镜,但无实物考证。也有的学者在关于古镜特殊保护层问题上强调环境因素的影响和自然形成为主的观点,也有认为是有意制成的。这些都给了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但还是需要考古发掘的实物证明。
七、铜镜的真伪鉴别
   近年来,古铜镜的收藏越来越被收藏者所关注,仿冒的古铜镜也开始不断出现在古玩市场。不少铜镜仿品,仿制的工艺很高,几可乱真。铜镜的真伪鉴别成了一个重要方面,特别现在高科技仿古,仿得十分逼真,鉴别起来有一定难度。所以,古铜镜鉴别应从多方面、多角度、多层次进行深入细致的观察。须多看,多研究,多比较,从细微处看到它的本质。收藏者必须掌握铜镜铸造制作工艺和古镜表面腐蚀和保护层的关系,还要了解一些相关的名词。下面将鉴别涉及的有关知识与方法作一介绍:
复制:复制是指出于对文物的保护和为弘扬祖国文化为目的,在某一件文物上翻制模具,再用原有的材料、原有技术、原有工艺制作出外形、重量、材料与原物一样的物品,才能够称之复制。
仿制:是依照实物进行临摹,其重量、大小、材质可与原物有所区别。
造假:它与复制的手段大体相同,但目的不同,造假是以假当真,目的在于欺骗世人。
造伪:本身没有的东西,自己想象造出来的。
锡汞齐:指的是铜镜表面防腐层。《古今医统》卷96有这样一段文字:“磨镜:白矾(六钱)、水银(一钱)、白锡(一钱)、鹿角灰(一钱),将白锡入水银搅拌如泥。”结合现代科学技术原理来看,我们认为此论述比较符合实际情况。这种我国古代最为基本的表面处理工艺,因其操作简便,适应性强,产品的使用性能较好,才使它在我国古代青铜镜、青铜兵刃器、车马器、日用器上很早就得到了广泛的使用,这在古代世界中是很少看到的。
有关铜镜腐蚀的名词:
地子:是指锈下面靠近器胎的锈地。铜镜由于入土的时间长短不同,含铜量不同,土质及酸碱程度不同,表层自然产生的色彩也不同。
包浆:指的是器物在锡汞齐的保护下没有受到腐蚀,或腐蚀不严重的情况下,锡汞齐发生变化,生成二氧化碳,器物表面由于手中的汗或油长期磨擦而呈光熟状态。
贴骨锈:结实地贴在器物表面的锈。这种锈即使用小锤敲都不易掉。唐前的贴骨锈若被敲掉,露出的是紫红色,并且有亮点;若露出的是铜质,则器物晚于唐。
洗过澡:有些传世青铜镜表面被油污侵蚀过甚,一些收藏者用蜡酸等液体浸泡,将油污洗净。这样的器物表面光亮一新,但失去了原来的自然风貌,行家称为“洗过澡”。
黑漆古:指器物埋藏在地下经久,器物质地和器表地子的亮光和颜色程度受土壤的干湿、水分、酸碱等条件的影响,地子呈黑漆般光亮,故称之为黑漆古。
绿漆古:器物埋藏地下,表层地子呈绿漆色,碧绿碧绿亮晶晶,顾名思义为绿漆古。
水银沁:器物表面地子呈水银色,银白光亮,格外耀目,好像用水银沁过一样,古文称水银沁。
枣皮红:有些铜镜表面的绿锈底下,呈现出红黑色,因近似枣皮颜色,故为枣皮红。
泛金:又叫返铜,有些铜镜经锈的浸染或外界物质接触,使其表面呈现出金黄色,仿佛鎏上一层金,故称返铜或者泛金。
漂亮货:指器物表面干净、纹饰清晰、造型精神。
生坑:指的是新出土的铜镜或者出土虽有几年,但表面未被灰尘、油污所染,也未做过任何人工处理。
熟坑:多指传世的铜镜或早期出土的器物。经常赏玩,器物表面因手中的汗或油长期磨擦而呈现出光熟状态。
水坑:是指像从水坑中捞出来一样,器物表面颜色漂亮、或湛绿湛绿、或油黑油黑,主要以长江以南、湖南一带居多。
发坑:是指器物表面似发酵过,不仅表面有积锈,而且积锈下凹凸不平,或者有膨胀状。
脏坑:是指器物表面附有杂色,而且有不易去掉的恶锈,这种锈造假的最多。
学习铜镜鉴定有很多途径和方法,但不管是哪种方法,前面讲述的知识必须掌握,同时还应懂得铜镜的修复和复制手法。原因是一般人鉴定文物是从外向里看,而学习文物修复、复制技术的人是从里向外看,这样才能够真正领悟到文物的内涵。
铜镜修复和复制是一套技术,其目的都是恢复器物原貌,其标准都是不能让人看出修复、复制的痕迹来。要想提高修复水平,就必须学会复制。只有在复制出的东西上练本领,才能在修复技术上有长进。就辨伪而言,如果你的修复和复制技术能够达到让专家看不出修复的地方和复制的东西,那么,你的辨伪能力一定是强的。
在技术行当里,私下都在暗暗“较劲”,这样就激励每个凭手艺吃饭的人永远向着最高峰发展,无形中也提高了整体修复水平。这些手艺人十分了不起,他们能够看出哪是真的,哪是假的,有时他们的经验比专家还要丰富。
所谓的复制应该是原物原样、原尺寸、原重量,还有原制造的方法、工艺等,一般意义上的复制都达不到复制的应有水平,严格地说应该叫仿制。
文物复制的理论是从文物鉴定的经验中得出的反鉴定的理论。有很多专家整天在研究从什么方面去辨别假文物,而从事文物复制或造假的人除了掌握应有的实用技术外,整天研究从什么方面反鉴定,复制出来的文物怎样能够逼真。
现在市场上出现了一种叫做高仿品,高仿的东西实际上不在市场上运行,全是地下私人买卖。这些人专门研究考古报告,因为每一件青铜器在出土后都有发掘和研究报告发表在《文物》、《考古》等专业刊物上。他们最关心的是什么地方发掘出什么样的文物,合金比例,地下埋藏时的环境等,这样掌握了器物的全部情况后就有利于进行复制或仿造。把这些理论研究透了,仿造哪个地区,哪个时代的东西就非常像了,这就是高仿。目前,复制青铜器大多采用精密铸造的方法。其蜡模制作的十分好,有范线、合范线、疣痕、垫片,其铸出的铸件经过加工,修整后开始作锈。
高仿的青铜器需要研究地子的演变和生锈的过程,一般要研究青铜器腐蚀环境、元素、年代,摸索用几天或者几个月的时间采用化学或植物腐蚀,时期加速的方法作旧,这样做出的锈才能与原物基本相同。
拼揍、改造、伪字、伪纹饰、补配、仿古是比较常见的青铜器作伪方法。所以,铜镜的辨别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去入手:质地、锈色、纹饰、铭文,并且要综合以上几点逐条分析。每一件铜镜都有时代久远的神韵,如果见到的东西多了,一眼就可以看出哪件是真品。
前辈们已经总结出-条识辨的谚语:“先看型,后看花,拿在手里看底下;紧睁眼,慢开口,铭文要细查,锈斑地子是关卡。”作为收藏者一定要边研究鉴定技术,边观察造假者的新动向,因为造假者一直都在暗处观察、研究。专家鉴定文物的标准与方法就是他们日后造假的注意事项,他们始终琢磨着怎样才能把文物仿造得让人看不出来。
现在造假人手段更高明,他们绞尽脑汁去研究怎么防热释光,怎样才能过机器。所以,围绕文物真伪的较量,今后还会相当激烈。
中国古代铜镜有着鲜明的中华民族传统艺术的个性特征。综观4000年的铜镜发展史,我们发现,各个历史时期的铜镜无论其铸造技艺、形制特征,还是主题纹饰和铭文都留下了时代的特色,是与当时社会经济、思想文化、工艺水平的发展密切相关的。铜镜在古代是生活用品,也是工艺美术品,它和许多工艺品一样,体现了精神文化和物质文化的结合。在小小的铜镜上所凝聚的中国民族艺术的传统是浓重的,学会鉴定并收藏古代铜镜是一项高尚的活动。
鉴定铜镜的时代与鉴定其它器物一样,需要作综合的考察。除手中有确切的纪年铭或较特殊的鉴定标志,同时出土的其它器物有明确的纪年等,一般情况下均要从多方面进行分析判断。一面古代铜镜在手,应从哪几方面着手进行时代的鉴定呢?一般应从镜形、镜钮、镜钮座、缘、纹饰、镜铭(含铭文、位置、字形、内容)等几个方面观察,然后进行综合分析鉴定,只有这样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本人认为,从技术史的角度看,古镜鉴赏值得注意的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形制:其中包括镜之大小、厚薄、各部分的几何尺寸、纹饰、铭文的内容、形态和布局等。铜镜形制,以及纹饰、铭文上的许多细微特征,无不透露出时代的气息。
2、声音:春秋战国之前的镜含锡量一般较低,周身绿锈,音色低沉。战国至唐代之镜含锡量较高,含铅量较低,适与我国古代响铜成分相类。敲击之声清脆悠扬,悦耳清心。宋后之镜,多含锡量较低,往往含铅或含铜量较高,声音沙哑而沉闷。
3、断口颜色:铜镜二元合金的含锡量低于5—7%时,研磨面颜色泛赤,含锡量为7—15%时,通常泛黄。早期铜镜一般含锡量较低,故研磨面颜面色泛赤、泛黄,有的因含铅故,甚至可能泛灰、发暗。当二元合金含锡达18—26%时,研磨面颜色现白,此成分正好与战国汉唐镜成分相当。世人往往认为唐镜最为洁白,这可能与铜之冶炼精到,厚度稍大有关。然而其合金技术与战国两汉并无大的差别。值得注意是,此指的是研磨面,而不是折断口,折断口的颜色与研磨面是不同的。合金含铅量较低时,对研磨面颜色影响不大,当达10%以上时,研磨面颜色发灰发暗,若含铅量继续增加,则会更暗。宋后之镜正好与此相当。我国宋代铜镜含锌量较低。明代反对铸镜用锌,真正含锌较高之镜多属清代。含锌量稍高时,合金颜色显黄,古代的伪黄金为四六黄铜,即四成锌六成铜。
4、机械性能:凡含锡量较高之镜,如战国汉唐制镜,强度、硬度较大,其性是“宁碎勿折”,容易摔破。含锡量较低,含量或含铜量较高时,如宋后之镜,强度、硬度一般较低,镜体有时发生变形,不易摔破。
5、耐蚀能力和表面色泽:锡青铜的耐蚀能力较强,故战国汉唐之镜一般保存较好。铅青铜则耐蚀能力较差。故宋后之镜多数锈蚀较重,这是总的情况。细细分析,由于水土、埋藏时间,铜镜的合金配比、工艺制作,以及许多偶然因素的影响,铜镜表面颜色会呈现出千差万别。而这种差别,就成了人们鉴定古代金属器物的重要依据。
   在铜镜表面状态中最不易仿造的特征主要有如下几种:
1、镜面上的“冰裂纹”。其状如瓷器上的冰裂纹,也较细。名之为“冰裂纹”,其实并未开裂,常隐现于表层之下,系铜镜表面防腐层(锡汞齐)下的铜基体氧化,体积膨胀而形成,它看得见,摸不着,表面光洁平滑如故。
2、特殊表层起泡、绽开、脱落。不管是黑漆古、绿漆古、水银古,还是铅背等表层,都有此种现象。其产生原因较多,其中之一是铜镜基本上的各种氧化物体积膨胀,将表层挤破。此“特殊表层”即铜镜表面氧化了的镀层。
3、花背。此“花”多为黑白相间、互不沾染、自然流畅而有神韵。
4、玉状斑。此类铜镜表面呈现一般色态,如“铅背”色等,但其上布有大小不同的一些玉状花斑,其色有翠绿、鹅黄等,甚为可心。
5、透明面。其具体形态已如前述,这里须再次指出的是,其肉眼可见,小刀可将之剥离,此“透明”层下往往还可看到一些色态不同的铜锈。
在各种青铜器中,铜镜鉴别具有许多独特之处。从考古学中,乃以标准器具有说服力。作为收藏者来说,条件有限,应该打好扎实的基本功。以技术鉴定为主,美术理论结合技术鉴定为上。许多古铜镜因其沿用时间较长,倍受世人珍视和宠爱,其花纹、铭文的内容异常丰富,并蕴藏有大量的历史和文化信息,各项操作工艺异常精到,其合金技术,铸造和表面处理技术,都表现了相当高的技术水平,尤其是其特殊表层,除铜镜外的其他青铜器没有这般内容丰富、色泽多样、变化万端。在铜镜的各种内在和外在特征中,有的是人们可以模仿和较易模仿的,有的则是不易模仿,或模仿不了的。有的形制较易仿造,有的则较难仿造,有的色泽较易复制,有的则较难复制。某些冰裂纹以及特殊表层上的起泡、绽开、脱落,表层上的各种“贴骨锈”、“地子”等,都是较难复制的,因这些特征皆发于内而露于外,需千百年方能形成。而有的绿锈则可使用人工腐蚀、粘贴古锈等方式来达到预期的目的。
八、铜镜的收藏与保养
铜镜的收藏受收藏爱好者不同的审美观、铜镜知识的深浅、经济能力的强弱和出发点的不同等因素的影响。如果以铜镜作为增值投资,那应选择战国、汉、唐时期工艺精湛、品相完好的铜镜,这样容易收到立竿见影效果;如果是收藏兴趣广泛,其他藏品丰富,则以精品为目标,力求少而精;如果着眼于铜镜专项研究的收藏者,或立足于办家庭藏馆的收藏家则应以不同时期的代表镜、出谱镜为目标,广泛收集研究实物,形成既有系统又有特色的青铜镜专题收藏。
无论是投资收藏,还是研究收藏。保养好自己心爱的铜镜是爱好者必须做到和要做好的,这是十分重要的工作。首先要懂得保养铜镜知识,再根据自身的特点和要求,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做好铜镜的收藏和保养工作。
在一般气候条件下,温度对铜镜的收藏和保养影响不大。只是在气温极低,达到零下10多度,乃至几十度的情况下,铜镜才容易发生脆裂,需认真加以保护,应避免铜镜的收藏环境气温过分偏低。但是,由于空气及水汽中往往含有对铜镜有害的化学物质,如氯离子等。湿度对铜镜的收藏和保养影响却比较大。铜镜忌水,保持铜镜的干燥很重要。铜镜的保护湿度在35%左右为宜,湿度偏高,铜镜就容易生锈腐蚀。所以,平时收藏铜镜,要尽量保持其干燥,经常注意对湿度的控制。在一般情况下,经常注意通风,使用空调或去湿机,就可以达到这样的目的。另外,也可以通过使用干燥剂、石灰、硅胶、防虫防霉剂或腊封的办法,来避免铜镜生锈腐蚀。使用腊封作为一般的铜镜收藏爱好者是一个比较简单、实用的封闭保护法。就是先将铜镜除锈,并保持清洁干燥,然后用涂上腊的棉布均匀地在铜镜表面擦几遍。这样,铜镜表面就被一层腊所封闭,就可以长久不受有害湿气的损害。有条件的话,可以给每面铜镜配上一个锦盒,这样效果更好。在接触铜镜的时候,最好戴上手套和口罩,尽量不用手直接触摸,不直接对着铜镜呼气,以免手汗等湿气直接影响铜镜的保护。如果能按照上述要求去做,铜镜就可以得到妥善的收藏和保养。铜镜的收藏与保养是一门学问,只要我们崇尚科学,注重实践,就一定能做好,取得良好的效果。
九、铜镜的价值评估
我国古代铜镜,历史悠久、种类繁多、工艺精湛、构思巧妙而丰富,具有重要的收藏价值。和其它文物艺术品一样,确定一面铜镜的收藏价值,一要看历史价值,二要看工艺价值,三要遵循收藏品“真、少、特、精、善、美”的原则。从我国古代铜镜的流行程度、铸造技术、艺术风格和达到的成就等几个方面来看,战国、两汉、隋唐是三个最重要的发展时期,这三个时期的我国古代铜镜,一直得到人们的喜爱和珍视,具有较好的收藏价值。从近几年铜镜拍卖会和收藏品交流会上看,战国、两汉、隋唐镜价格最高。2004年2月中国嘉德举办的春节大众艺术品拍卖会上,铜镜首次以143面的庞大气势在国内拍卖会上亮相,而100%的成交率更是让收藏者兴奋不已。所有铜镜都以高于预期价格顺利成交。其中一面唐镜“平脱银庭院仕女游乐图”更是以45.1万元的创纪录价位成交,比拍卖前估价(15万元)高出30.1万元。再如某地拍卖会上,一面并非顶级的中档隋唐花鸟纹铜镜,无底价起拍,以10万元价格拍出。这些充分说明战国、两汉、隋唐是我国铜镜发展的高峰期,从种类上看,战国的山字镜、菱纹镜、蟠螭纹镜,汉代的规矩镜、神兽镜、画像镜,隋唐的瑞兽葡萄镜、花卉镜、人物故事镜、金银平脱镜、镏金错银镜等均是镜中珍品。宋、元、金时代的铜镜价格较低,明、清时代铜镜价格则更低一些。但各个时代也都有其代表工艺特色的铜镜上品。像宋代的人物故事镜、金代双鱼镜、元代的八思巴字纹镜等都是很有特色的。这些稀品的价值也不逊于三个高峰期的常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三个时期的铜镜最值得收藏和投资。从铜镜的价值趋向来看,一面珍贵的铜镜,可以从六个方面来衡量。(1)精品、工艺上乘;(2)纹饰清晰, 最好头模镜;(3)品种稀少;(4)品相较佳,保存状况好,锈蚀程度小;(5)年代、水平、大小相同的铜镜,有铭文的比没有铭文的珍贵;(6)造型、工艺特殊的。总之,铜镜价值的判断依据应该是:艺术性高,反映古代科技水平;品种稀少,最好能见证一段历史事件,如唐代打马毬镜、宋代蹴鞠镜证明了足球起源于中国;除了看纹饰,还要看镜背的铭文。总的来说具有一定历史、文化内涵的古铜镜收藏升值潜力大。
 
 
 
 
阅读(13419)|评论(7)|收藏(0)
评论留言
 正在加载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用户名称: 密码: 

 [回复提交前请先查看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