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鲁石 的博客http://blog37187.gucn.com
鲁石
用户等级: 北宋 太宗
博客积分: 5
博客访问: 25659
博文
孝堂山石祠堂——是何人的祭祠
标签:
孝堂山石祠堂——是何人的祭祠
——从收藏画像拓片所想到的
鲁石
石祠堂——是我国汉代以来在地面上建造的祭祀亡灵的小石屋,是用石材搭成的,在石面上刻上画像和文字及符号,用以悼念死者或宣扬某种思想文化以及价值趋向等,也是一种葬礼的形式。在当时也称作“孝堂”或“食堂”或曰“庙堂”,置于墓前,用以祭祀、供奉死者,也供人观瞻。这些祠堂因历史久远,大都倒塌。现在见到的多是刻有画像的石块。
山东省长清县孝堂山石祠是我国现在唯一完整存在的汉代一座石祠。孝堂山石祠位于长清县孝里铺镇附近,为单檐宣山顶两开间的石房屋,平面为长方形,长4.14米宽2.50米,高约2.64米。石祠无门,内壁刻满画像,以凹线刻进。还刻有后人登祠拜谒祠堂后的题记,其中最早的是刻在三角隔梁上的“平原阴湿邵善君以永建四年四月二十日,来祠叩头谢贤明”的题记。由此可证,这座石祠的建造年代应当在东汉永建四年(129)之前。
是谁雕刻了这些画像呢?最能为孝堂山石祠提供佐证的,是在附近的肥城市栾镇村,于1956年出土的画像石,其雕刻方法,风格和文字铭刻的书体、刀法,以及装饰画纹、边饰等,都基本相同,如出一人之手。在其一石的画面中,所刻阙身上有隶书题记二行:“建初八年八月成孝子张文思哭父而礼石值三千 王次作 勿败口”。建初八年即在公元83年,是东汉章帝时期,比顺帝永建四年早40多年。如果这两地的画像石都为王次所刻,可以判定,孝堂山石祠落成于公元一世纪。(图一、山东省长清孝堂山石祠)
孝堂山石祠的主人是谁呢?千百年来,一直认为是为孝子郭巨建立的墓祠。郭巨既是编进《二十四孝》中的“郭巨埋儿”的郭巨。唐宋之后,还认为这也是郭巨葬母处。长期以来石祠堂成为供奉祭祀郭巨及其父母的场所,其因历代适应礼教孝道的需要,声名愈来愈大,香火越来越旺。
孝子郭巨的故事历史悠久。郭巨在汉刘向《孝子传》中:“郭巨,河内( )温人,甚富。父没,分财二千万为两,分与两弟,己独取母供养。寄住邻,有凶宅无人居者,共推与之,居无祸。患妻产男,虑养之则防供养,乃令妻抱儿,欲掘地埋之。于土中得金一釜,上有铁卷,云 孝子郭巨。巨还宅主,宅主不敢受,遂以闻官,官以卷题还巨,遂得兼养儿。”
从历代出土的画像石的内容中,来剖析孝子郭巨故事的来历。郭巨的画像石来源十分久远,早在东汉延光二年(123)的河南登封太室山南麓启母阙上就有“郭巨埋儿”的画像。但是目前保存下来的汉晋时代的郭巨画像并不多。在北魏时期有五例,分别刻画在固原漆棺、元谧石棺、孝子棺、卢氏石围屏和洛阳古代艺术馆藏石棺床上。图二表示:固原漆棺现存郭巨画像三幅,以一种连续方式表现了郭巨奉亲的故事。第一幅描绘两人坐在屋宇内的榻上,榜题为“孝子郭巨供养老母”;第二幅画郭巨袖手而立,妻子手持莲蕾,右手扶腑,榜题“以食补足敬口曹母”“相将口土冢天 皇今(黄金)一父(釜)”;第三幅画郭巨正执铲掘出一釜黄金,榜题为“口依德脱私不德与”图中人物着鲜卑装束,刻划减 ,仅靠榜题来点明情节。图三表示:元谧石棺上的画像图中,郭巨跪坐右边,左侧矮榻上座三人,外侧坐男女两位长者,里侧坐一小孩,为郭巨的儿子,四人前方有一罎,罎中装着黄金,中有榜书“孝子郭巨 金一釜”。图四表示:洛阳古代艺术馆藏石围屏上的郭巨画像与前图相近,亦图中三人坐榻上,不过小孩移到中间,周围是山峦树木……图下方应为郭巨夫妇入山埋儿的情景。图五表示:河南邓县学庄画像砖上的郭巨画像,也描绘了入山埋儿的情节,妻子抱儿立于右侧,榜书“妻子”,郭巨持铲掘土,榜书“郭巨”,中间是一坛黄金,上书“金一釜”,人间衬以树木。图六表示:湖北襄阳贾家冲墓峰门墙砖上的郭巨画像与图五同,但显减 ,亦无榜题,在树及人物形象刻画手法差距很大。
在全国出土的画像石(砖)中,有关孝子郭巨的内容大体就这么多,然而,在孝堂山石祠内的画像中,反而没有孝子郭巨的画像。原来在孝堂山下还有一座小石屋,历史也很悠久,但现藏在东京博物馆小石屋的石刻一幅,无榜题。据画面内容,表现可能是孝子丁兰事相。《孝子 研究》第200页。
在山东省境内至今未发现孝子郭巨的画像石出土。山东省是目前孝子画像遗存最丰富的地区,在嘉祥的武氏祠、宋山、肥城、南武山、孝堂山小石室、泰安大汶口汉墓均有发现。其中武氏祠中的孝子画像数量最多,保存地比较好,共刻画孝义故事23个,其中22个有榜题,一个无榜题。这个无榜题的画像,日本黑田彰在《孝子研究》中187-194页,认为这个无榜题的画像是有关申生的故事。其他地方出土的画像中孝子故事数量很少,仅有一两幅,且无榜题,但是并无有郭巨孝子的画像。
郭巨孝子故事应源于汉代刘向《孝子传》,后来松躬《孝子传》,敦煌本《孝子传》以及日藏明本,传桥本《孝子传》中均有记录,文中称郭巨为河内温(据考证今为在河南中部)人,更不在山东长清孝堂山。
为什么长清孝堂石祠长期被误认为是郭巨孝子的祠堂呢?从历史角度看,自汉代以来的石祠和墓室石棺上刻画有孝子故事与刻画其他历史故事一样,是一种象征祭祀礼仪的功能。当时社会上对于灵魂的护卫,宴饮,超凡的仙境,孝子及儒家“孝悌之至,通神明,光死海”的伦理等有成套的“样本”,以供人们选择。对于具体题材的选择,刻画作者和赞助人或修建工程主人的特殊需要和偏好而决定刻画成的内容。这就不能说,有什么内容的画像与祠堂或墓室的主人都有关联。这就进一步证明了郭巨的祠堂并不在孝堂山石祠,它也更不是郭巨父母的祭祠。
孝堂山石祠的主人究竟是谁呢?1981年秋,考古工作者在孝堂石祠后壁下部,新发现了主车榜题“大王车”和“二千石”的一列完整的车骑出行图(图七),为判定石祠主人的社会地位提供了佐证。“二千石”为汉代的官秩待遇。《后汉书.百官志》:“皇子封王,齐为郡国,每置傅一人,相一人,皆二千石。”由此看来孝堂山石祠的主人,很可能是曾任郡国相、傅一类“二千石”官吏。
考古证明当时有画像石的墓葬,一般是中下层官员或是比较富裕的地主等。“二千石”级官位已相当高了,是和诸侯王的身份有关。这幅“出行图”仅是原拓片的一小部分。原石的画面分上下四层,中间的两层为拜谒图和孔子见老子图。第一层和第四层是为车马出行图。车骑的队伍很长,除后壁外并与东西两壁相连,共有车舆八辆,骑吏62人,部卒12人。另外还有“鼓车”、骆驼、象车,其规模可谓庞大。如此庞大的仪仗,绝不是一个孝子所作到的。
孝堂山石祠在汉代属诸侯国济北国管辖,石祠距济北国首都卢城只有不足10公里。济北国建于公元前178年,汉章帝将长清县一带封为济北国的领地。历史上共有五位济北国王,最后一位济北国王刘宽,死于公元前87年,这与孝堂山石祠建造的年代相符合。1996年在长清县双乳山发掘了济北王陵墓,距孝堂石祠只有5公里。享有“二千石”俸禄的某位济北王臣的墓地是否可以设想为建在孝堂山,而孝堂山上的石祠就是这位济北王臣的祭祠呢?承蒙专家、历史学家指导。
              鲁石   于2010年10月截稿
阅读(3194)|评论(0)|收藏(0)
评论留言
 正在加载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用户名称: 密码: 

 [回复提交前请先查看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