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孤鹜 的博客http://blog63792.gucn.com
孤鹜
用户等级: 知府
博客积分: 18
博客访问: 44469
博文
一件宣德洒蓝釉的深腹圆洗
标签:古瓷器
        笔者生性钟爱古旧陶瓷,因为家庭经济条件等各方面的原因,对于象样的完整器往往只能是望洋兴叹,心有余而力不足。平日里最大的爱好就是捡拾一些破瓷烂瓦聊以自慰,过一把眼瘾和手瘾。不久前的一日,一个偶然的机缘巧合,在一户居民的家中竟然撞到了一件也许今生再也碰不到第二件的宝物,岂料东家对此物也并不以为然,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笔者终以极为低廉的价格把这“大漏”捡回了家。

这是一件洒蓝釉的深腹笔洗。高8CM,底径6.6CM,口径12.5CM,全品相,平底内凹,无任何款识,器型规整大气。外墙釉面透亮肥润,厚薄深浅不一,如片片雪花状,中间自然夹杂有星星点点黑褐色的铁锈斑痕。施釉不及底,釉面与露胎的交界部位细看下似人为故意刮平之态。器身内壁施以白釉,烧成后呈淡水绿色,桔皮纹状较为明显。内底处以“抹红”法涂上了一层浅红色的涂料。底足部位因过于肮脏,用水洗怎么也洗不干净,为了查看胎骨,笔者大胆地用细砂皮细细地磨去上面的一层脏物,呈现在眼前的是中间密集的同心圆和四周放射状的跳刀痕,胎质细腻坚致,白净润滑得犹如饺子皮一般。整器以手指轻叩之,音色清脆悦耳如金属之声。

洒蓝工艺始创于明代宣德年间,我国著名的已故古陶瓷学泰斗冯先铭认为:“洒蓝工艺只在宣德时期出现过,宣德以后整个明代不再制作,一直到清康熙才又恢复。”(见冯先铭主编的《中国陶瓷》修订本第497页)。到了清代,洒蓝又被称为“吹青”,其制作过程是以竹管或金属管蘸取青料(钴料)后在白釉瓷器的表面以口吹施,然后上一层透明釉再经高温烧制而成。由于吹青的效果不可能和浸釉或刷釉那样均匀,而必然有厚薄 深浅不同,呈如雪花的斑片,因此又有“雪花蓝”“青金蓝”“鱼籽蓝”“盖雪蓝”“点花蓝”之众多称谓。根据实物的观察及查阅相关资料后综合分析,笔者认为,这件圆洗釉面所使用的青料应为明代永乐和宣德年间经常使用的从伊斯兰地区带回的苏麻离青料!众所周知,苏麻离青料自明代成化年之后就基本不再使用。冯先铭认为:“宣德洒蓝只是官窑少量烧造的制品,在景德镇御厂遗址亦曾出土有锥刻花纹的洒蓝残片“(见冯先铭主编的《中国陶瓷》修订本第497页)。洒蓝工艺虽在明宣德时就已出现,但直到清康熙时才完全成熟。这时的施釉工艺也有所不同:先在胎坯上吹青料,形成青色小点;然后再吹白釉。烧成后青蓝中飘洒点点雪片,颇为可爱。清康熙、雍正、乾隆时期的洒蓝釉瓷器呈色稳定,做工精细,很多辅以金彩装饰,也有少量辅以五彩和釉里红装饰。比对实物后可知,清代的洒蓝仅外观一项就与宣德洒蓝相去甚远。由于烧造时的工艺复杂,成功率比较低,因此洒蓝釉瓷器在当时也是比较珍稀的一个品种。清代后期,洒蓝釉瓷器的烧造水平整体上有所下降,胎和釉等方面都无法与清早期的器物相比。根据笔者多年的实践经验以及所获得的一切信息,由于制作的工艺,所使用的青料以及胎骨等方面的原因,到目前为止,市场上好象并未发现有仿宣德洒蓝的器物出现!

“宣德款满器身”,那么,这件笔洗为什么会没有任何的款识呢?大家只要稍加留意一下江苏万达国际拍卖2011年春拍以2.24亿成交的一件宣德青花海水白龙纹扁瓶就不难理解了(2011.7<收藏>杂志专文介绍),这件据称的明代官窑瓷器连龙纹都居然是三个爪子的,更遑论款识了!

宣德洒蓝釉瓷器存世量极为稀少,据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杨静荣的介绍,现知传世仅有四件,其中首都博物馆藏有一件,另三件均流失国外(<收藏>杂志总第85期杨静荣<蓝釉瓷器鉴定>一文)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这件洒蓝釉深腹圆洗当为明代宣德时期的官窑制品,是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收藏精品。不知各位专家,学者以及古陶瓷爱好者以为然否?请不吝赐教。

                                         苏州忆古堂

                          

阅读(1515)|评论(0)|收藏(0)
评论留言
 正在加载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用户名称: 密码: 

 [回复提交前请先查看注意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