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孤鹜 的博客http://blog63792.gucn.com
孤鹜
用户等级: 里正
博客积分: 18
博客访问: 43585
博文
元代青白釉平安观音立像
标签:藏品介绍
 

十多年前,因机缘巧合,笔者有幸从一位爱好收藏的老前辈手中以较低的价格购藏到一尊青白釉平安观音立像,欣喜万分。据本人所知及此老人介绍,该观音像系解放前出土于本地的一座民间寺庙废址之下。整器基本全品相,共分三段制成,通高91CM,肩宽25CM,外施青白釉,胎质粗松显火黄颜色,似为景德镇麻仓土所制。观音的面部模印,头部以工具刻划出发丝。脸部双目微合,安静而又慈祥。胸前的璎珞纹采用联珠装饰贴塑而成,冠顶上所饰净瓶与手中所捧的净瓶如出一辙。头部两侧饰以云肩,仔细观察,做工不甚对称。底下莲花座共分三层,最下面一层的边缘除两三个透气孔已被流淌下来的釉汁堵住之外,其余的一两个依然清晰可见。与明清瓷器截然不同的是,观音头顶发髻残破处的一小段断截面外观看似凹凸不平,但以手抚之,却极为光滑细腻。莲花座的底部修足和刮底痕迹较为明显,釉面和露胎交界部位显现隐隐的火石红。整器的釉面系用刷子涂刷上釉,由于含钙量较高,在1300℃高温下烧制时,釉流动性大,故釉面厚薄不一,积釉之处呈色青白,釉面上分布有密密麻麻的细小开片,以手抚之,并无毛糙感觉。从莲花座的底部向里观察,观音的腹部内腔手工堆塑以及莲花座部位的人工拉抷痕迹相当清晰,和发髻断截面相同的是,观音的内腔看似坑坑洼洼,起伏不平,实质以手探入其内,感觉却是胎质极其细腻柔和,与视觉的感受有着极为明显的差异。笔者将该观音像请回家后以水洗之,发现通体吸水率高得惊人。待稍干后哈口气以鼻嗅之,葬器之味扑鼻而来。干透后移至自然光下观察,泛出来的土青咬在釉面上所产生的蛤俐光遍布观音的全身,极为自然而又生动,活泼。所有的这些,均与笔者平时所捡拾的宋元时期青白釉瓷片特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此观音像最令人称奇的当数她91CM高的“曼妙身材”,众所周知,在那个时代能成功烧造出如此之大的立器简直就可谓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了啊!

青白釉是宋代的景德镇窑在前代青瓷和白瓷生产的基础上,糅合南方越窑青瓷的釉色风格和北方定窑的造型和装饰创烧出来的瓷器品种,其釉色介于青白二色之间,俗称“影青”(或罩青 映青 隐青),因其仿照青白玉的外观而制作,又有“假玉器”之美誉。由于胎、釉中铁元素的含量极低,釉的玻璃相清澈,因此,典型产品,胎质细洁,釉色青莹。元代在宋代基础上,继续烧造青白釉瓷器,釉色与宋代相近而略青,器胎不如宋代洁白,透光度稍差。器壁比宋代渐厚,形状由轻巧、挺拔变得厚重饱满。                                                                       蒙元帝国自1279年入主中原后,因为游牧部落的质朴民风、审美习惯与汉文化有着明显的差异,再加上元世祖的扩张雄心以及蒙古人民所崇拜的“尚武”精神,这个时期的瓷器造型较之宋代更加气势雄浑,敦厚肃穆,舍精巧秀丽而取厚重朴实。忽必烈笃信藏传佛教,将之视为国教,“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于是便在全国范围内兴起了一股广建寺庙,塑造佛像的热潮。同时在景德镇和龙泉窑也烧造了大量的瓷质佛像。从古陶瓷的发展史来看,瓷石加麻仓土(或高岭土)的“二元配方”始于元代,它不仅解决了瓷用的原料危机,烧成温度相应提高,而且大大减少了瓷器在烧制过程中的变形率,对大件瓷器和薄胎瓷的制作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首都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元代青白釉水月观音像(高67CM)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产生的。元代后期由于烧制工艺粗糙,加之枢府瓷和青花瓷器的烧制成功,青白瓷迅速衰落。到了明代初期,青白瓷虽还继续生产,但已退出大宗生产的行列。

或许是笔者的孤陋寡闻,抑或妄自尊大,迄今为止,本人尚未发现元代以前有如此之高大的瓷器观音像(包括官窑器在内),抛开它的材质和做工,单就观音像的尺寸而言(且观音以站立为佳),本人所藏的这件当不失为元代青白瓷人物塑像的民窑精品,一件可遇而不可求的收藏重器!

阅读(1516)|评论(5)|收藏(0)
评论留言
 正在加载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用户名称: 密码: 

 [回复提交前请先查看注意事项]